Tuesday, 5 May 2009

HKIFF 2009 之 24:無限春光在險峰

屆國際電影節看的最後一場電影是跟瑞典名導英瑪褒曼 (Ingmar Bergman) 同日離世的意大利導演安東尼奧尼 (Michelangelo Antonioni) 的《無限春光在險峰》(Zabriskie Point)。選這齣戲,不是因為它是三級片,而是早聞它的奇名,卻就是找不到影碟。既是 Antonioni 三齣英語長片之一,又有強勁的音樂製作隊伍,110 分鐘的片子該不會毫無看頭吧?

結果呢,電影沒有想像的抽象艱澀,看罷卻覺得不大滿足。

(這電影目前好像只有德國版影碟,也較難在電影院看到。本篇特別記錄劇情大綱,供筆者備忘,不喜勿看。)

故事說越戰期間,美國的大學生掀起了反戰、要求民主的運動。大學生 Mark (Mark Frechette) 和同學在一次和員警的對抗時,一名警員中槍,躲在附近的 Mark 怕被牽連,拔足就逃。這一段的拍攝手法有紀實味道。與此同時,大企業的小秘書 Daria (Daria Halprin) 獨自驅車穿越沙漠。

Mark 在機場偷了一架小型飛機,強行飛去。穿越沙漠時,發現了在地面上開車的 Daria。不久,Mark 跟 Daria 挑起了一場空陸調情。Mark 上了 Daria 的車,來到死亡谷 (Death Valley) 內的 Zabriskie Point,在荒涼的背景下告訴了 Daria 他之前的一些所作所為。兩人相處融洽,很快就在荒漠中做愛。漸漸地,整個山谷佈滿了做愛的男女,讓 Zabriskie Point 充滿了活力和浪漫。

Mark 和 Daria 離開 Zabriskie Point,衝動的 Mark 差點開槍殺警。後來兩人為 Mark 偷來的飛機塗上荒誕的油彩,Mark 把飛機開回機場。警員在 Mark 降落時把 Mark 擊斃了。仍在荒漠中的 Daria 從收音機聽到了這消息。在她終於到達上司的別墅時,看到華麗的佈置,聽到一群資產階級大亨充滿金錢銅臭味道的對話之後,想到 Mark 的遭遇,悲傷不已。

在影片著名的結尾,Daria 以仇恨的眼光看着那座象徵著資本主義的豪華別墅,在幻覺中別墅開始了一次又一次的大爆炸。逐漸地,所有物品都在慢鏡頭裏給炸上空中,緩慢、無聲、詩意地飛舞着。導演在想像的世界裏為 Mark、為學生民主運動、為被資產階級壓迫的世界「復仇」了。


電影對白不算多,不少段落讓人覺得有點不着邊際,按嚴謹一點的邏輯推理,劇情其實充滿粗疏、犯駁或彆扭的地方,例如 Daria 開車穿越沙漠的前因後果、她跟上司的關係、她上司在荒漠石山上那座豪華別墅。Mark 偷小型飛機,看來輕而易舉,他會開飛機,又看似理所當然。至於兩場「重點」戲,片末大爆炸一場的象徵意義不算難懂,中段的荒野做愛精靈則可能讓一些觀眾以為是純粹賣弄色情。

男、女主角在拍攝本片前都沒有演戲經驗。男主角 Mark Frechette 沒唸完高中,本來是個木匠,Antonioni 在街上看見他發脾氣而邀他試鏡並讓他主演本片。拍畢本片,他跟女主角 Daria Halprin 共賦同居一段日子。從外型和氣質上看,他有條件走 James Dean 的反叛偶像路線,然而他的真實人生比 JD 的銀幕形像更反叛。拍畢《無》片,Mark 再拍了兩齣意大利電影,然後跟兩同黨打劫銀行,被捕入獄後,在一次訪問中他說去打劫是想幹便幹,很自然的事。後來他在獄中健身房舉重時,給 150 磅的啞鈴壓上頸上窒息而死,年僅 27 歲。女主角 Daria Halprin 為拍《無》而從大學輟學,沒修畢人類學學位。她後來跟 Mark 同居。之後 Daria 重返校園,取得心理學碩士學位,跟 Dennis Hopper(電影《生死時速》(Speed) 裏的歹角)有過一段短暫的婚姻,二人育有一女。她父母也有來頭,爸爸的知名景觀設計師 (landscape architect) Lawrence Halprin,媽媽是舞蹈家、後現代舞先驅 Anna Halprin。Daria 頗有氣質、風度。

最後一提音樂部份。《春光乍洩》(Blowup) 後,《無》 用上搖滾樂作配樂,還有 Grateful Dead、Youngbloods、甚至Pink Floyd 等當時最得令的樂手。可以說,荒野做愛一場畫面雖美,但要是沒有 Jerry Garcia 寫的 Love Scene,效果一定打折扣。據說,幾年前本片的原聲帶推出了一張雙 CD「加強版」,有 Jerry Garcia 和 Pink Floyd 珍貴的錄音,還包括 Pink Floyd 彈了一首 Blues,可謂罕有。該是上網尋寶的時候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