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7 May 2015

修復經典:老千計狀元才

天看 41 年前公映的《老千計狀元才》(The Sting),仍然覺得它是充滿娛樂性的一流商業片,但內容比較淺薄,似乎承受不了七項奧斯卡金像獎的重量,尤其是《老》片夾在《教父》(The Godfather) 和《教父續集》(The Godfather: Part II) 之中得獎,明顯看來江湖地位不足,彷彿小老千偶然行騙得手,始終難登龍頭老大的寶座。

本片的故事背景是 1930 年代的芝哥加,當時正值美國經濟大蕭條,騙子橫行,黑幫勢力猖獗,警察公然索賄,就是黑白道糾纏不清,價值觀念混淆。小老千 Hooker(Robert Redford 飾)和搭檔 Coleman(Robert Earl Jones 飾)使計調包,從黑幫跑腿身上騙到了一筆錢,卻因此惹禍上身。Coleman 遭推下樓慘死,Hooker 僥倖逃過一劫,但被探長 Snyder(Charles Durning 飾)敲詐,Hooker 以偽鈔脫身,貪心的 Snyder 竟窮追不捨。Hooker 逃到芝加哥,找着 Coleman 生前介紹的大老千 Gondorff(Paul Newman 飾),請他聯手為 Coleman 報仇。Gondorff 正被聯邦調查局追捕,因為替好友 Coleman 報仇才出山,召集昔日的一批老千,跟黑幫頭子 Lonnegan(Robert Shaw 飾)對抗。Gondorff 連設多局,讓心狠手辣的 Lonnegan 放下戒心,也把礙事的 Snyder 支開。一切準備就緒,Lonnegan 帶着 50 萬美元去到 Gondorff 的「外圍馬賭場」準備大撈一票……

《老千計狀元計》的故事佈局巧妙,兩個男主角是大明星,美工、服裝、音樂等也有很高的水準。當年跟《老》片角逐最佳電影的,除了瑞典導演英瑪褒曼的《哭泣與低語》(Cries and Whispers) 外,其餘的《美國風情畫》(American Graffiti)、《偷情俏冤家》(A Touch of Class)、《驅魔人》(The Exorcist) 都是以娛樂為主的商業片。《哭》片的藝術成就當然是五片之冠,可惜是瑞典片,難以贏得「最佳電影」的桂冠,事實也如此。《美國風情畫》是青春片,《偷情俏冤家》是愛情喜劇,都看低一線。經典恐怖片《驅魔人》和《老千計狀元計》可說勢均力敵,但前片的恐怖嘔心鏡頭實在嚇人,《老》片折冠,倒是「順理成章」。換個角度看,就是因為它運氣好。

這齣戲壓根兒就是對觀眾的一個騙局,因為它把觀眾騙得很開心。但細看之下,不難發現劇情有耐不住邏輯和推敲之處。例如 Hooker 遇上 Lonnegan 派去對付他的殺手,但為什麼殺手要跟 Hooker 睡了才動手呢?難道正是因為 Hooker /  Robert Redford 風華正茂,秀色可餐,不吃白不吃?殺手準備下手時,去保護 Hooker 的江湖高手站得比 Hooker 還遠,他卻比 Hooker 先發現對方正要行兇(當 Hooker 江湖閱歷淺,沒察覺出對方的手法,也勉強說得過去)。結局 Gondorff 利用「聯邦密探」進行一石二鳥的佈局,既對付 Lonnegan,也攏脫了 Snyder,但前提是 Hooker 一定會出賣 Gondorff。除非 Hooker 早就知道 Gondorff 的計劃,否則便是 Gondorff 以 Hooker 對江湖道義有多忠誠來賭一鋪。在我看來,較可能是 Hooker 不知道 Gondorff 的佈局,因為 Hooker 不知道 Gondorff 一直派人保護他,而 Gondorff 在跟 Lonnegan 對決的前一天晚上,跟紅顏知己說,希望自己對 Hooker 沒有估計錯誤。

還有,Coleman 被 Lonnegan 殺死,但 Gondorff 只是騙了 Lonnegan 一筆錢,就算替同道報了大仇。就覺得這「價值觀念」有點奇怪。

撇開劇本部分不論,這齣以章回小說形式和懷舊情調拍攝的老千電影還是相當賞心悅目的,精巧地重現爵士時代的氣息。Robert Redford 和 Paul Newman 在《神槍手與智多星》(Butch Cassidy and the Sundance Kid) 後再度合作,果然不勝無歸。扮演大反派的 Robert Shaw 也很觸目。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