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9 July 2012

晚秋

齣美、韓合作,加上中國演員的《晚秋》是第三度重拍 1966 年已故南韓導演李晚熙執導的同名電影。李晚熙英年早逝,《晚秋》譽為他電影生涯中藝術成就最高的作品之一。原作命途多舛,拷貝早已丟失。有網上資料說,電影在韓國國內試映後好評如潮,之後直接寄往德國參加柏林電影節,但拷貝在中途丟失了。然而,怎麼電影公司沒有備份?連供重新剪接的塑材都沒留下?有說,2010 年在北韓的電影資料館內發現了《晚秋》的拷貝,但仍有少量鏡頭遺失。孰真孰假,原裝的《晚秋》會否重見天日,不得而知。

對我來說,金泰勇重拍的這一齣《晚秋》也晚來了近九個月。去年十月的亞洲電影節曾放映過,但票一下子就賣光,錯過了。晚來總比不來好。想看,主要是因為湯唯吧。

近年冒起的中國女演員中,對湯唯的印象很不錯。她低調,有語言天份(英語和粵語都說得不錯),有文藝氣質,演出內斂紮實,也難得有上世紀三四十年代中國女性的味道。實在感謝李安慧眼識湯唯,給了她一個重要的演出機會,即使後來這竟然「愛你變成害你」,因為《色,戒》而使湯唯慘受封殺。

《晚秋》原作的故事說模範女囚獲得三天假期,去拜祭亡母,遇上造假幣的男生。兩人度過了愉快的三天,互生情愫。男生想女囚跟自己逃跑,女囚不依,兩人約定兩年後待女囚出獄後再聚。但男的後來被補了,女囚出獄後去到約定的地方,苦等卻不見男人。

在最新的版本中,原籍中國的女囚 Anna(湯唯飾)母親過世,獲假釋三天,回西雅圖奔喪,途中遇上韓國來的男妓勛(玄彬飾)。兩人慢慢互生愛意,最後約定在 Anna 出獄時再會。然而好事多磨,勛捲入謀殺案。兩年後,Anna 回到兩人分手時的那個長途客車站,在咖啡店默默地等待勛……

電影節奏慢,戲份集中在兩個主角身上,對他們的心境描寫還是花過心思,這也是韓國影視作品的特色。Anna 自衛殺人,坐了七年牢,還是逃不出本來困擾着她的情傷。勛靠討好女人為生,總是嬉皮笑臉。兩個主角就存在有趣的對比。男妓也有心事,遇上謎樣女囚,感情就這麼發生了。異地緣分,相遇以外,也有在陌生環境裏遇上投緣的人,特別容易釋放情緒,孵化好感。

儘管兩個主角都犯官非,但《晚秋》不是犯罪片,而是純粹的愛情片。灰冷迷濛的西雅圖,一如女主角的心情。回家奔喪,家人為了遺產吵鬧,重遇不能付託終生的男人,Anna 沒有笑出來的理由。遇上像隻快樂小鳥(職業需要)其實內心寂寞的勛,沒有馬上給迷倒。也就因為慢,所以才真。

玄彬不及湯唯演得好,一來是演技,二來是角色的難度,但玄彬的表現也很稱職,至少很能表現出會討好女性的能力(包括所有身材過得去的南韓男星的例行演出:洗澡、赤裸上身)。兩人到餐廳吃飯,勛巧妙地讓 Anna 說出自己的名字,算是將「冰山」劈開。深宵在菜市場無視語言障礙,讓 Anna 說起自己殺人的前因後果。

全片只有一場點到即止的激情戲,儘管節奏和風格在整齣電影看來有少許突兀,卻還是說明了兩點:Anna 肉體和心靈都乾枯;勛熟悉女人的身體,卻未夠瞭解女人的感情。

另一場有意思的戲就是二人鑽進正在清拆的遊樂場玩了半天,遇上一對糾纏的外籍情侶,竟催化了二人的感情細胞。這場戲的拍攝手法魔幻,營造出感情路上的離離合合。二人在象徵童真的遊樂場找到愛的感覺,正是很多人對愛情純樸的憧憬。

電影在內地有 6000 萬元的票房收入,在香港可能不到 200 萬元。看文藝電影,也許內地觀眾的眼光和耐心仍比香港觀眾好一點。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