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9 November 2009

饑渴誘罪


星期公映的新電影中,想看其中兩齣,但它們都有令我卻步之處:改編自真人真事的德國攀山遇難電影《亡命巔峰》(North Face) 讓我想起《終極天險》(Vertical Limit;男主角 Chris O'Donnell 在 1990 年代後半部很紅,但自 2004 年的《引人入性》(Kinsey) 後,已經沒有在任何 A 級片或話題作中亮過相),但它悲情到不能的結局教我到現在還拿不定主意要不要看;韓國導演朴贊郁的血腥奇情 cult 作《饑渴誘罪》故事看來可觀,但鮮血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恐懼……最近個多月,習慣星期六看完早場才回公司加班,結果奇怪地,上星期我看的是《饑渴誘罪》。

另一則題外話,有位因這個網址而結交的朋友(成了朋友,他竟就不再看我的爛文),一直極力向我推薦周迅趙薇主演的《畫皮》,說是淒美的愛情片,沒什麼血腥場面,甚至送我影碟。然而基於「血的恐懼」,還有不喜歡陳坤,一直沒看。剛巧那晚大家小聚,他知道我(竟然)去看了《饑》,白了我無數眼。我也自知「理虧」,嬉皮笑臉就好。

「明知戲有血,偏向血泊投」,都是因為角色設計和故事大綱挺新奇之故。故事講述在醫院工作的天主教神父尚賢(宋康昊飾)為了拯救更多生命,也為了極力克制慾念,自願到非洲做致命病毒疫苗的實驗者,在瀕死時輸入了來歷不明的血液,卻奇跡生還了。尚賢回國後給奉為「聖徒」,但原來神秘血液令他變成靠飲血維生,只有鮮血才能抑制他體內的病毒。他逐漸變成傳說中的吸血殭屍,有不死之身、力大無窮、會飛簷走壁、不能曝露於日光之下。與此同時,魔性在他體內日漸擴張,跟他的信仰產生很多衝突。後來,他重遇兒時好友、癡病的康宇申河均飾),更愛上康宇的可憐妻子泰珠(金玉彬飾),慾望再也無法抑制,跟泰珠逐步走向腥風血雨的結局……

朴贊郁之前憑《原罪犯》和《親切的金子》進軍過康城影展,前者暴烈,後者有點雷聲大雨點小。再之前的《復仇》變態,《JSA 安全地帶》則較細膩可觀。此番《饑渴誘罪》是繼《原》後第二次在康城影展得到評審團獎。撇開大膽的親熱戲,《饑》片氣氛營造得很好,天馬行空的故事橋段能讓觀眾明白導演有話想講,在驚嚇恐怖之時會加插幾分幽默,血腥暴力之中有一點淒美浪漫。電影的佈景、服裝、小道具、美術,以至配樂運用,都是高水平而具創意,儘管在那 134 分鐘內我至少閉上眼睛 25 次,避看鮮血迸濺或殘暴殺生的場面(越近結局越頻密),並忍受聽着撕破皮肉、打斷筋骨的聲音,或冒險瞇眼偵察那些引刀自殘、血腥殘殺是否已經完事(或有沒有發生),我還是會給此片打個不錯的分數。

說朴贊郁是個令人驚心動魄的導演並不為過,但這次構思出一個大膽奇特,卻富於實感的新派殭屍故事,繼續顯示他的鬼才。我認為故事吸引,是因為導演在奇情駭人的電影劇情、畫面下,也刻劃出人性的善惡矛盾,甚至情慾鬥爭,床戲、主角露點、鮮血,都不是為了譁眾取寵。只是在電影末段,他的「不平衡心理」又發作,以我的標準來說,實在很殘忍。

男主角無法控制慾念,甘破色誡,跟女主角偷情,更為她殺死丈夫。另一方面,又盡力把傷害減到最小,例如千方百計到醫院吸血而不殺生。他還是有迷失、精神紛亂的時候,像他侵犯在修道院外紮營、視他如神般的女教友,他只脫下褲子,卻沒有興奮的生理反應,女教友亦穿着褲子,大概就是他對自己的墮落行為茫然失措的反射動作。女主角沒有受到神秘血液的影響,卻因為男主角的異能而挑起心中魔性,到她自己也變成殭屍後,更是走火入魔,不可收拾。人性情慾不可(或難以)壓抑,然而一旦放縱就有危險。可以把男、女主角的變化看作兩種放縱情慾的典型。

翻閱網上資料,在吸血殭屍元素以外,原來此片的主體橋段來自法語小說/劇作《Thérèse Raquin》。作者左拉 (Émile François Zola) 的生平甚至曾經為好萊塢拍成電影《The Life of Emile Zola》(1937),奪得奧斯卡最佳影片獎。

宋康昊沒有俊臉(甚至說有點醜)或壯碩身材,但拍片不斷,更集韓國三大影帝(大鐘獎、青龍映畫賞、百想藝術大賞)於一身,自然是演技了得。他在此片演得好,甚至在眉宇之間流露的靈慾掙扎,讓他看來有點酷(這麼說/想連我自己也感到驚訝)。我想,為了片中的床戲,他有努力減重。金玉彬更是一大驚喜,從抑鬱少婦到吸血艷魔,都恰到好處。演她婆婆的金海淑,正是現在家人晚晚追看亞視播映的婆媽韓劇《好老婆大聯盟》(조강지처 클럽;台譯「糟糠之妻俱樂部」)的老媽,由吵鬧哭罵樣樣不缺的阿嬤變成酗酒病態的婆婆,原來更可觀,更「適合」她。

結局有黑色幽默、血腥淒美、人性希望,總算不是一沉到底,但這不是一齣我願意隨便向人推薦的好電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