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1 February 2008

ALWAYS 三丁目の夕日

西岸良平繪製的漫畫《夕焼けの詩──三丁目の夕日》(黃昏之詩──三丁目的夕陽)從 1974 年起連載逾 30 年,發行超過 1400 萬本,以昭和時期為背景,講述在東京一個低下階層聚居的區域裏──三丁目──充滿悲歡離合的小人物故事。

2005年,這部漫畫改編成了電影《ALWAYS 三丁目の夕日》,背景為昭和 33 年(1958 年),當時日本正處戰後重建時期,百姓生活刻苦,東京鐵塔等著名地標正在興建。片中看到許多配合了電腦特技製作而成的舊景舊物:電動三輪車,全村人一起看黑白電視,穿汗衫短褲奔跑的小孩等等。電影在日本獲得很大的迴響,贏得 12 項日本奧斯卡電影獎。第一次聽說這齣電影是在 2006 年的香港國際電影節,大會安排在添馬艦作戶外放映。我沒有去看,但就默默記住了這個片子。年初二那天看了 DVD,是去年 10 月在名古屋買的。上次日遊時,當地各大媒體正在宣傳去年 11 月在日本上映的續篇《ALWAYS 続・三丁目の夕日》,該片以前作 4 個月後的 1959 年(昭和 34 年)為故事舞台。可惜下次去日本時,DVD 應該還未推出。

故事本身不怎麼特別,著重描述人性真善美,勝在不算刻意煽情。影片花了大量人力物力去重塑半個世紀以前的東京風貌,以 21 世紀的技術和拍攝手法、節奏去重演舊時、舊人、舊電影的風情,加一點典型的卡通化手法,竟有一種特殊的調和作用,引來一份平實的感動。
在片中演夫婦的堤真一薬師丸ひろ子最可愛,兩人也憑本片得了本土多項電影獎項的男、女配角獎。電影主角其實是吉岡秀隆小雪,兩人的表演恰如其分。淡掃娥媚的小雪看來有點像年輕時的謝寧,那個靦覥之中彷彿意味深長的笑容很吸引。兩個童星須賀健太小清水一揮也挺討好。我不很喜歡福田麻由子那種擺明要以演技取悅觀眾的童星。須賀健太真情流露,表現跟實際年齡相若,惟看續篇的預告片時,發現他正在轉聲,感覺有點奇怪;小清水一揮那點頑皮則來得真實而可愛。

日本人在文化保育方面一向不遺餘力。文化保育的方式有很多種,拍《ALWAYS 三丁目の夕日》也勉強算一種吧。相比之下,我喜歡本片甚於去年的港片《老港正傳》。《老》沒有大筆資源搞特技、佈景去盡力復古,而想藉故事側寫幾十年來在香港某種政治意識和一些普羅百姓的生活模式的變化。有些情節倒值得思考一下,但同時有些內容亦顯得眼高手低。《ALWAYS 三丁目の夕日》講人情為主,沒有什麼包袱,看得舒服,也窩心一點。日本電影除了哀思之外,也有雋永的人情。

近年日本流行下町遊。在日本,妥善保存的舊區不少,要遊覽不難。經過修葺的古老建築,多在原本結構和範圍上修繕,而非推倒後重蓋一幢沒有靈魂的新房。不管文化保育、城市建設,還是人情滋養,我不認同新不如舊,但是靈魂遭抽掉的,終究無法長久,也不可能討人歡心。

電影預告片(台灣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