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2 March 2011

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

一個下着雨的週末去看了這齣去年於康城影展拿下最高榮譽金棕櫚獎的《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Uncle Boonmee Who Can Recall His Past Lives)。此片是泰國導演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一個名為 Primitive 專案的其中一個作品。

最初,覺得這並不是一齣「容易」看的電影,因為影片的節奏慢,演員唸對白的語氣生硬,故事的各個段落並不連貫,部份情節也不現實或欠邏輯。看的時候越花心思理解或思考劇情的意思,越感到如泥牛入海。還是我雜念太多,越簡單卻越看不懂嗎?

整齣電影就像連綿的夢境,不合邏輯和超現實的情節比比皆是,人物關係也沒有表達得完全清楚,但一切看來都彷彿理所當然,例如主角波米跟小姨和關係有點不明白的吃晚飯,波米去世十九年的妻子(即珍的妹妹)的亡魂突然出現,波米、珍、東卻毫不吃驚,還很隨意地跟惠的鬼魂交談。眾人談了不久,波米失蹤多年的兒子波松又突然來了。原來波松變成了雙目通紅發光,渾身黑色長毛的鬼猴(但到底鬼猴是人,是鬼,還是怪物,則沒有交代)。波米拿出了照相簿來讓大家翻看舊照。最後,波米那從寮國(即老撾)來的非法勞工加入,看見鬼魂和鬼猴在看照片,沒有驚叫,只是雙手合什,然後如常帶患病的老闆波米去洗腎。如此這般的情節,怎看都不像常見的電影劇情。

全片看來最無關連的一段是容顏受損的古代公主把自己的肉體奉獻給水潭裏會說話的鯰魚,希望得到美貌。這可能是波米的夢境,反映他對現實生活中自己任何的不滿。又或者那個公主是波米的某個前世。看這一段的時候感到莫名其妙,差點兒睡着。

看得「一頭霧水」的情節還有兩段。波米帶着珍和東,跟隨惠的鬼魂去到一個山洞,觀眾和劇中人都不明所以。後來銀幕上展示出一些照片,由波米作旁白,相中人很多都是穿軍服的。那些照片並不能串連成一個有意義的段落。或者說,波米的旁白沒能讓觀眾得知到底照片的背景和拍攝動機是什麼。我覺得,那些照片彷彿是在緬懷、追尋一些失落的美好事物,並且反思到底自己在當中有沒有責任。另一段就是在影片末尾珍和東同時於旅館和飯館出現的一幕。兩人一方面聚精會神地看電視,畫面是隊列齊整的軍隊。另一方面,兩人又走到能唱 KTV 的小店吃飯,看來神色自若,卻誰都沒有引吭高歌。

到底《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有沒有什麼重點?翻查資料,導演通過這個 Primitive 專案拍攝泰國北部地區。該區在上世紀 50、60 年代起曾有過一段動盪的時期,泰國政府擔心鄰國的共產黨會入侵,所以採取了高壓管治,對共產黨員或懷疑共產黨一律殺無赦。片中波米看見妻子亡魂和失蹤兒子突然出現,想起自己年輕時對(疑似)共產黨員施行的血腥手段,便進一步懷疑自己大限將至,因為波米開始相信一切都有因果報應。

總的來說,本片並非一看就懂,甚至也不是多看幾遍便會逐漸明白。但到將它看成為一連串的夢境,又開始覺得趣味盎然。因為在現實中,夢境可以比《波》片無理、怪異得多。而我們對自己夢境的記憶和理解,總又比不上看人家的「夢境」來得容易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