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9 January 2012

世紀末婚禮

入 2012 年才一個星期,在戲院看了四齣戲,暫時對這齣算是偏鋒的藝術片打最高分數。在去年的康城影展,《生命樹》(The Tree of Life觀後感)奪得大獎,這齣《世紀末的婚禮》(Melancholia) 則贏了影后 (Kirtsen Dunst)。

片長 135 分鐘,首十分鐘其實是整齣電影的撮要,然後電影才正式開始。影片分成「Justine」和「Claire」兩章。Justine(Kirsten Dunst 飾)從事廣告,患有抑鬱症,Claire(Charlotte Gainsbourg 飾)是姊姊,嫁了個有錢丈夫 John(Kiefer Sutherland 飾),跟小兒子一家住在瑞典鄉郊有 18 洞哥爾夫球場的古堡大宅。第一章說 Justine 跟 Michael(Alexander Skarsgård 飾)成婚,由 John 出資、Claire 策劃,在古堡大宅舉行豪華婚宴。第二章在婚宴過後,比地球更大的「鬱星」(Melancholia) 要撞向地球,末日來臨前,Justine 回到古堡,跟 Claire 一家度過最後時光。

《世紀末婚禮》在某些地方讓人聯想起《生命樹》,採用很多意象來作隱喻,不是人人都一看就懂的方便電影。《世》一開場,長得離譜的豪華房車在九曲十三彎的鄉間窄路進退失據,勞(司機)資(一對新人)雙方沒有(或無法)溝通,有錢租用豪華房車,但跟現實環境不配合,結果進退維谷。這一次,主角走運,可以全身而退,就是遲到了兩個小時,不算身心受創,但到達大宅,馬上受到籌辦婚禮的姊姊連番埋怨。同一結果在不同的人眼中就有千百種解讀。很多時候,心無歪念(但可能身不由己),後來卻招來不同的說法或閒言。類似的隱喻在片中不少,手法不特別晦澀難懂。但假如觀眾對世情人事不敏感或缺自省,就會覺得本片悶藝甚至不知所謂。

女主人家的家庭成員都出席了婚宴,但連串無風起浪,無事生非,婚禮最終以分離收場。在銀幕下冷眼旁觀,很容易就察覺出每個風波的「罪魁禍首」,包括怨氣沖天的新岳母(Charlotte Rampling 飾)、玩世不恭的新岳丈(John Hurt 飾)、財大(有點)氣粗的姐夫、Justine 的吸血鬼老闆(Stellan Skarsgård 飾)等。這一段最可憐的是那個英偉挺拔的體貼新郎。家族成員間許多問題和心結語焉不詳,但對理解整體劇情沒有太多影響。

第二部比地球大十倍的「鬱星」降臨,是真正的末日危機。但《世》不是一般的末日災難片,而是以抑鬱(症)勾起觀眾深層的恐懼,還有探討抑鬱這種心理病。導演 Lars von Trier 曾患抑鬱症,他把接受治療時得到的啟發寫進了劇本。在第二部,末日來臨,在最危急的情況下,喜歡率性而為、患抑鬱的 Justine 反而比穩定成熟、凡事喜歡籌劃的 Claire 冷靜,因為她早已作了最壞的打算。也不能排除患心理病的人對某些事情容易極度執迷,同時也可能對於執迷對象以外其他人事的感應比自命事事(都要)條理清晰的「正常」人來得敏銳、精準。Justine 說她對末日有感應,也許就如她心愛的馬兒 Abraham 對於那條橋的反應。事實上,那道條也是一個隱喻,代表了末日。

演員陣容不弱,最出色的是 Kirsten Dunst 和 Kiefer Sutherland。很多人嫌 Kirsten Dunst 長得不漂亮,我可一直不討厭她,而且相信她是有演技的。她在本片演得出色,不造作也不忸怩。演她姊姊的 Charlotte Gainsbourg 有演技,但在此片未算突出。最致命的是儘管她英語講得很不錯,卻沒法擺脫法國口音,跟 Kirsten Dunst 演姊妹,太沒說服力。演新郎的 Alexander Skarsgård 在現實中是 Stellan Skarsgård 的兒子。兩父子的笑容很像。

綜觀全片,製作很用心,舞會有貴族氣派,末日的影像雄奇瑰麗,加上華麗的樂章,充滿詩意,從小範圍拍出了不小的格局,只是感到抑鬱和有末日恐懼症的觀眾不宜看此片,編導的世界觀很悲觀消極,病態也變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