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9 December 2013

一首搖滾上月球

拍攝和製作手法而言,《一首搖滾上月球》這齣紀錄片實在是很平庸,跟平日看的電視新聞特攝節目沒有太大的分別。它吸引觀眾的是六個主人公真實的經歷和他們沒有過份修飾的表現(或表演)。

片中的六個爸爸,他們都有孩子患了罕見且基本上無法靠醫藥根治的疾病。有的跟太太一同努力照顧病兒,有的妻子因為長期受壓而得了情緒病,也有的老婆選擇逃避,拋夫棄子。這六個爸爸在偶然的機會下認識,更組成了一個搖滾樂團「睏熊霸」,通過學習音樂和表演來紓緩工作和照顧孩子和家庭的壓力。

這電影像擲骰子,在六個老爸之間跳來跳去,不見什麼特別的手法,偶然會有讓人難過、感動或反思的片段,也偶然會有幽默的小笑話,這都是點綴六個加起來年齡超過三百歲的老爸怎麼替自己苦澀的生活打氣,把自己從失落甚至絕望之中扶起來。

《一首搖滾上月球》較為特別之處,是它以男人為重點。以往講照顧病童含辛茹苦,大都是歌頌母愛的偉大。特別是在中國人的社會或傳統觀念之中,父親多是嚴肅、或較不善於表現關愛和珍視家庭倫理的角色,《一》片算是有一點替男人「平反」的味道。六個老爸之中,以孩子得了小胖威利症的蔡爸爸最能反映這個,因為他是個開「小黃」的單親爸爸。其他的爸爸妻子都在身邊,跟他們一起照顧孩子,他們的老婆其實也承受相同的壓力,但在《一》片中,這似乎都給(刻意)沖淡。舉例說,一對子女同得尼曼匹克症的巫爸爸,他老婆就在鏡頭前輕輕地抱怨說,自己承受的痛苦不比丈夫或孩子少,她要住院動手術也是自己一個人入院,所以她希望(台灣)男人對老婆能多一點柔軟,好像每天給個擁抱之類。

當然,六個老爸的生活確有其真實的痛,觀眾都能夠從他們的個案之中體會出來。

電影在今屆金馬獎得到最佳原創歌曲獎。幾個老爸組成的睏熊霸音樂造詣和歌聲並不出眾,但他們的毅力和意志都散發出不同的正能量。昨天看罷電影,其中三名老爸親臨放映室跟觀眾見面。他們說,樂團沒有因為落選當初打算參加的音樂祭而解散。就希望睏熊霸能繼續練唱,甚至能夠推出一張屬於他們的專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