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4 July 2014

輝耀姬物語

畑勳的名氣比不上他吉卜力工作室的同事宮崎駿,但他在日本動畫界的地位或影響力一點不弱。對香港觀眾來說,高畑勳的舊作中,以 1988 年的《再見螢火蟲》(火垂るの墓)和 1991 年的《歲月的童話》(おもひでぽろぽろ)最為人熟悉。

翻看高畑勳的一些資料,不少都說他製作動畫片常落後於進度,包括這齣《輝耀姬物語》(かぐや姫の物語)。電影本計劃去年夏天跟《風起了》(觀後感)一同上映,最後因為趕不上進度,延後至去年十一月底公映。在香港,曾有消息說《輝》片接着《風起了》公映,但後來不了了之。最終延至暑假第一檔上映,看似是照顧學生和孩子,但此片並不是《馴龍記》(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那種為孩子而編作的動畫片。一心去看或者欣賞《輝耀姬物語》的該都是心智和美藝評賞能力較為成熟的觀眾。

《輝耀姬物語》以透現東方古典特色的水彩畫去演繹日本的古老神話故事,跟時興的數碼立體技術剛好相反。故事捨浮華虛榮,取鄉土田園,基本上沿自日本最古老的物語《竹取物語》(一般認為寫於平安時代初期或以前)。居於深山的伐竹翁於竹林發光的小竹筍中發現精巧可愛的小公主,把小女娃帶回家中和老妻養育。女娃以非同尋常的速度成長,跟比較年長的孩子王捨丸青梅竹馬。後來伐竹翁從其他發光竹筍裏發現金子和精美衣料,認為是上天開示,要他們給予小公主榮華體面的生活,於是伐竹翁把老妻和小公主帶到京城,蓋花園宅第,請人替愛女命名「輝耀姬」,並聘請女官教導輝耀姬禮儀和書畫琴藝。很快,輝耀姬名氣滿遍京華,很多貴冑公子上門提親,但都給輝耀姬打發掉。日子一天一天過去,貴公子沒有放棄追求輝耀姬。伐竹翁仍繼續落力張羅快婿,甚至引起皇帝注意,輝耀姬卻越來越討厭自己的生活。原來輝耀姬是來自月都的天女,她內心的掙扎傳回了月都,月王即將下凡把天女(輝耀姬)接回月都上去。這時候,輝耀姬卻突然想到塵世中的美好,不想回到天上去……

看《輝耀姬物語》,大部分角色談不上漂亮可人,就是讓天女嚐到凡塵戀愛滋味的捨丸,除了一雙精靈而略帶英氣的眼睛外,身體線條還算有點肥壯。最好看的男角色是其中一個向輝耀姬求婚的貴公子石作王子。編導網開一面,是因為石作王子是個花花公子,長相俊美,巧言令色,傷透很多女子的心。《輝》片展示的人間美色不在眾生百姓,而於大自然。電影前半部從伐竹老夫婦發現和領養竹筍小公主,到小女娃與捨丸哥哥遊歷大自然,歌頌生活和自然的美好。到小女娃正式取名耀輝姬,轉入另一成長階段,影片便多談人情世故。

不少評論說,貴公子追求輝耀姬那一段太長又流於俗套,這都是官名利祿惹的禍,配上清雅的水彩畫,好像有點水土不服。倒是最後輝耀姬要回月都上去,起行前先去幼年時生活的山林,跟心愛的捨丸短聚,便教人揪心。據說,高畑勳編寫劇本,最初稿是在影片開始時訴說天女從月都下凡的前因。最後他沒有採用這個計劃,改為到影片末尾輝耀姬要回月都,才交代她來人間的目的。

二階堂和美譜寫和主唱的主題歌《生命的記憶》(いのちの記憶)娓娓道出了電影其中一個題旨:何謂美好的生活。樸實無華的生活不會教人在意,然而一旦失去,人才會猛然醒覺原來當中盛載着幾許歡愉和回憶。只是,凡夫俗子大概可能要像輝耀姬那樣,走到失去的關口,才會反思生活和人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