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6 August 2014

金三角鴉片軍閥揭秘

想從前,在香港一般的電影院偶然會放映紀錄片,不少帶着一點獵奇色彩。在 1980 年代有《今古奇觀》《今古婚俗奇觀》等,在 1970 和 1980 年代有兩輯《古靈精怪東南亞》(Shocking Asia),到 1990 年代仍有李居明(近年編寫「新派」粵劇那個術數師傅)攝製的《大迷信》等。最近電影資料館放映的《金三角鴉片軍閥揭秘》也有類似的色彩,但是題材和內容還是比上述的要正式。

《金》片的導演翁維銓是 1970、1980 年代香港新浪潮一員,他的影視作品不多。最近香港電影資料館舉辦翁維銓電影回顧展,放映了他多齣的作品,我只選看了直擊金三角鴉片軍閥的《金三角鴉片軍閥揭秘》。這齣由岑健勳擔任旁白的紀錄片,娛樂性十足之餘,也是挺獨特的香港電影。

此片在 1987 年公映,由翁維銓和美國導演 Adrian Cowell 聯合執導,講述從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到 1980 年代,在泰國、緬甸、老撾(寮國)三國交界處俗稱「金三角」的山區軍閥販毒的緣起和發展,大毒梟兼軍閥昆沙(中文姓名「張奇夫」;Khun Sa)、羅星漢(片中作「羅新漢」;Lo Hsing Han),以及本為部署在中緬邊境的國民革命軍(中華民國國軍前身),後替昆、羅兩大毒梟當過參謀長的張蘇泉,都在影片中亮相,其中昆沙和張蘇泉都有接受訪問,又以後者佔的篇幅最多。如今,三人均已作古。

記憶中,在 1970 年代末至 1980 年代中,「金三角」常常出現於本地的國際新聞之中。那些年,多國出力打擊金三角地區的販毒勾當。讓金三角變成毒品王國,可以追溯至 1960 年代初,緬甸軍事強人奈溫 (Ne Win) 發動軍事政變,宣布緬甸國防軍接管政權,作廢《聯邦憲法》,成立革命委員會進行軍人獨裁統治。從此,各邦紛紛為原有之自主權而與緬甸本部交戰,包括鄰近金三角地區的撣邦(唐宋時代梵語稱為「妙香國」,未知與當地盛產製造鴉片的罌粟可有關係)。昆沙在撣邦組織了自衛隊。另一方面,果敢地區反抗緬甸軍政府勢力組織了革命軍,羅星漢則組織自衛隊支持軍政府,對抗果敢革命軍。羅星漢得緬甸軍政府支持,擊潰了果敢革命軍。後來,緬甸政府要求各民族的自衛隊自行解散武裝,羅星漢、昆沙皆不服,於是他們以販毒(之名)來籌募軍費,組織了地方武裝,公開和緬甸、泰國等中央政府抗衡,但毒品生意越做越大,這些軍閥早已變成大毒梟,金三角也成了毒品基地。

岑健勳唸的旁白有種荒誕的味道,《金三角鴉片軍閥揭秘》的內容何嘗不是?例如兩方軍閥對戰,打來笨手笨腳,上陣前還在唱歌跳舞,很兒戲似的。只是荒誕之中,也有震撼的場面。在胡鬧的戰爭中死傷幾十人,當地沒什麼醫療設備,傷者以土法治療,包括敷鴉片鎮痛,有如關羽刮骨療傷的場面。戰死的,「賠償金」就幾十塊港幣。還有一幕是查獲敵軍探子,審訊看來像老師責備沒回家寫好作業的學生,不旋踵探子已經被帶到樹叢中以亂棍打死(不開槍是為免浪費買子彈的錢)。

影片還拍攝了製鴉片的部份過程。種植鴉片對金三角地區的農民來說是謀生手段,也是祖先流傳下來的技術。其實當地的氣候並不是只適宜種植鴉片,只是因為金三角地區交通落後,耕種土豆、玉米之類的一般作物,難以運到外面社區銷售,加上當地人知識水平極低,便只靠種鴉片來當交軍閥的稅金,還有變換成金錢來購買其他日用品。而既然鴉片普及,很多當地人也有吸鴉片的習慣,因而精神渙散,過日子更加疏懶。把這些因素加起來,可見要打擊金三角販毒,還要在教育和民生方面下很多功夫。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