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9 February 2015

狂野行

人對遠足電影情有獨鍾,上次看《浪蕩天涯》(Into the Wild) 卻不特別投入,儘管對男主角的悲劇結局還是感到難過。去年的《續命梟雄》(觀後感)讓 Matthew McConaughey 和 Jared Leto 奪得包括奧斯卡在內的多項男主角和男配角獎,電影也是不少觀眾和影評人的年度十大之選,我卻不是特別感動,也許是部份情節過於戲劇化。差不多十年前,Reese Witherspoon 憑《弦途有你》 (Walk the Line) 精準的造型登上了金像影后的寶座,實在有點莫名其妙。現在,《續》片導演 Jean-Marc Vallée 拍了一齣宛如女版《浪蕩天涯》的《狂野行》(Wild),主角 Reese Witherspoon 再次角逐最佳女主角,雖然勝算不高,但表現對辦得多。

電影改編自 Cheryl Strayed 根據她 1995 年獨自走完 Pacific Crest Trail (PCT) 九十多天旅程而寫成的自傳式著作《Wild: From Lost to Found on the Pacific Crest Trail》,採取多線敘述結構,手法簡潔有力。一開始 Cheryl 一個人在荒野遇到意外事故,然後開始回顧她決定這趟地獄式旅程的經過,還不時插敘她在更早之前的人生經歷,這些統統都是女主角「自討苦吃」的原因。

Cheryl(Reese Witherspoon 飾)跟 Paul(Thomas Sadoski 飾)離婚,決定獨自去一次長途遠足,好讓自己忘記傷痛。她在途中遇上不同的事故,例如鞋子太小,攜帶的設備不合用,也遇過一些看似不懷好意的人。Cheryl 一路上回憶自己失敗的婚姻,是她自己不斷背夫偷漢之過。她濫交,還有吸毒,原來是因為小時候常常看見媽媽 Barbara(Laura Dern 飾)遭她酗酒的爸爸虐待,令 Cheryl 的精神飽受困擾,就是後來覓得很疼愛她的老公也總是缺乏安全感……

女主角一個人踏上旅途三個月,很幸運遇上不少好人好事,例如中途休息站的大叔教導她如何丟棄很多用不着的裝備和行李,也告訴她把旅人指南中已經完成路段的部份撕掉,這一段既平實,也充滿象徵意義。果斷地把舊事放低,說易行難。但真的要做,原來也可能比想像中容易得多。在旅途中,Cheryl 遇過一些言語上的性騷擾、很煩人的記者,但幸好她遇上的人大都很友善,漸漸她也成為旅人之間的一個傳奇人物。

較諸導演上一部電影《續命梟雄》,《狂野行》的故事發展和手法都平實得多,例如女主角遇上看來圖謀不軌的男人,但沒有着墨太多,而是由始至終,只講一個女子自我發現和自我治療的經過。後來 Cheryl 遇上真心的同路人多了,令人安慰和鼓舞之餘,也點出了希望之光。

Cheryl 把自己放逐到荒野去,是源於她絕望的人生,而這一切始於她最愛的媽媽離世,她內心和人生徹底打碎了,開始瘋狂放縱的生活。從本片所見,Cheryl Strayed 很坦然分享往事,吸毒、嗑藥、縱慾,她以自毁的生活去回應喪母之痛。這些往事在電影中如意識流,隨時插入,加上主角在途中的留言冊引用作家的句子,倒使《狂》增添幾分詩意,看起來也不單調。

走完這段路,Cheryl 找到了救贖和信仰,而她那個宛如童話人物的好媽媽,她沉淪慾海時的回憶,以及家中所飼養的馬匹病重,都為電影注入如宗教故事的色彩。當 Cheryl 悲傷的回憶跟她路上的痛苦融合,《狂野行》便成了一段救贖的旅程。

跟其他之前的電影比較起來,Reese Witherspoon 在《狂野行》的演出教人眼前一亮,演繹出女主角的倔強和哀傷。演媽媽的 Laura Dern 戲分不多,跟 Reese Witherspoon 也不像一對母女,但她那純潔、充滿關愛和正能量的慈母形象非常動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