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9 October 2011

朱花の月‧萬有引力

想到四天內看了兩齣有割脈場面的電影。

今年香港的亞洲電影節只選了三齣戲,買不到想看的《晚秋》和《庸才》的票外,也因為時間比較緊張。

日本女導演河瀨直美憑新作《朱花の月》入圍今年康城影展競賽單元,講述做手工漂染的加夜子大島葉子飾)周旋於當雜誌編輯的同居男友(明川哲也飾)和木工作家情人(こみずとうた飾)之間。故事靈感來自於日本古詩集《萬葉集》:「朱花」出自《萬》,象徵鮮血、太陽、火焰。又因為紅色容易褪色,寓意世事無常,如夢如幻。《萬葉集》中有擬人手法講述香具山(男)、畝傍山(女)和耳成山(男)三角戀愛的糾葛,在片中不只一次用旁白引出這段落。然而,看完《朱》,不很覺得是兩男爭一女的故事,反而更像「幽怨不覊女迷魂沈默癡心男」。

《朱花の月》包括了過去和現在,人類和大自然,鏡頭下有意或無意顯示大自然之美。除了日本鄉村小鎮的靈山秀水,也有兩男分別為加夜子炮製的素宴(或以素食為主的菜)。然而,《朱》是表面溫柔,內裏暴烈。主角有很多內心掙扎,特別是加夜子和她的情人。

影片畫面看來風和日麗,原來瀰漫傷感,教人忐忑。這戲拍得很淡,從顏色到氣氛都是,欠耐性者不宜。

月份除了亞洲電影節,還有德國電影節、中國電影展等專題影展。在今年的中國電影展選了兩齣戲,昨晚在電影資料館看了《萬有引力》。

歷史是循環,是重複的。去年看《杜拉拉升職記》,是因為明星和流行小說,結果非常失望。今年看《萬》,是因為演員和看來新派的題材,結果一樣失望。

《萬有引力》搞紅星和精裝,表面看來華麗新派,其實十分造作賣弄,例如那些搖鏡、柔鏡、沈思狀、英文歌。片長 100 分鐘,由四個獨立的短篇故事組成。文章白百何的「機場邂逅」沒有新意,手法也在意料之中。郭濤張靜初的「生育大作戰」靠演員的表現才沒有完全淪為鬧劇,也比較完整。莫文蔚戴立忍的「出軌懲罰」熟口熟面,但演員的表現也最熟練。段博文黃幻的「吸毒重生記」拍不出浪漫或掙扎。總的來說,導演趙天宇講故事的技巧很普通。

只好寄望張猛的《鋼的琴》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