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5 April 2014

紅 Van 裏的 Shine

概只有地道的香港人,視這個地方為家而帶點不理性的感情,加上向有注意香港社會政情民生的變化,才會理解《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 Van》(觀後感)裏滿佈的文化符號,還有容讓電影鬆散和粗疏的地方。我認為,這是拍給香港人看的電影。

陳果找來了十幾年前他一手發掘的 Shine(徐天佑和黃又南)主演《那》片,又讓他們唱主題歌。那陣(竟還)帶着半點青澀 MK 草根味道的演繹只有他們才能炮製出來。

2002 年的處子專輯《電影男孩》,所有歌曲都以電影命名,包括主打的《祖與占》和《燕尾蝶》。之後兩張專輯的《伊莉莎伯太遲來》和《曼谷瑪利亞》試着要讓二十出頭的土製大男孩煉出男人魅,歌曲本身不壞,是主唱的交不出水準罷了。

十幾年後,唱又是黃偉文填詞的《街口有落》,歌詞比電影劇情更直接。剛到而立之年的小子終於跨過「半熟男孩」的階級,開始爆出火星。

香港的電影和香港的社會就是失去了本土的氣味,所以沒有個性,失去了吸引力。聽着紅 Van 上的 Shine 唱《街口有落》,竟然彷彿感到兩點躍動的活力要在吵鬧的音樂之中鑽進血脈裏去,那三分悸動顯得有些珍貴。

《街口有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