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3 April 2009

HKIFF 2009 之 8:生有時死有時

去一個月,看了多齣高水準的日本電影,都是 2008 年的作品,並入圍日本最富歷史的《キネマ旬報》的日本映画ベスト・テン(日本電影 Best 10):最近在香港幾所電影院特別放映的《トウキョウソナタ》(東京奏鳴曲),第 4 名;揚威奧斯卡,讓不少觀眾邊看邊哭的《おくりびと》(禮儀師の奏鳴曲),冠軍;今屆電影節選映的《歩いても 歩いても》(橫山家之味)和《ぐるりのこと。》(生有時死有時)分別是第 5 名和亞軍(其實還有去年電影節的首映電影、山田洋次執導的《母べえ》(母親),第 7 名)。

《おくりびと》算做到雅俗共賞,屬冠軍之選。《トウキョウソナタ》的故事寫得不落俗套,像一盤別致的日式意大利麵。《歩いても 歩いても》向小津安二郎致敬,是一口泡上尋常人家哀樂的清茶。橋口亮輔的《ぐるりのこと。》則是一本沉重中見幽默的都市集子。沒有激動,沒有慨嘆,沒有無奈,看罷 140 分鐘的片子,不覺冗長,腦袋卻彷彿嗑瓜子兒,一陣淡淡的味兒、餘香,讓人勿歇勿完,反覆咀嚼、回味片子的二三事。

故事說做事有條理、講原則的出版社編輯翔子木村多江)和有點吊兒郎當、沒有具體事業理想的丈夫カナオリリー・フランキー)從 1995 年到 2005 年(就是經濟泡沫爆破前後那十年)的生活經歷。カナオ後來得友人引薦替電視台新聞部當法庭畫家(在不准拍攝的法庭上,把審訊過程和嫌犯樣貌畫出),多年來目睹貪瀆、謀殺、錢債訴訟,甚至地鐵毒氣事件等案件(大都是真有其事),見盡人世殘酷、人對人的傷害。另一方面,翔子跟カナオ的女兒夭折,讓翔子害了抑鬱病。翔子辭掉工作養病,家人又因為經濟泡沫爆破而有金錢、感情紛擾。影片最後三分之一是翔子如何走出抑鬱陰霾,カナオ因為工作見聞和妻子的病而改變,跟妻子一同走向穩定成熟的婚姻生活。

此片是橋口亮輔因為抑鬱症停產七年後重執導筒之作,可謂修成正果,很多鏡頭點到即止,例如法庭上死者家屬纏在手腕的紗布、月曆上的交叉(夫妻行房的日子),內容豐富,手法利落。還有妻子康復,夫婦關係重修那段只有配樂的蒙太奇,教人賞心悅目。片末カナオ眺望窗外,口中吐出「人、人、人……」,然後坐在走廊上拾起畫筆。從創傷與不幸而生出慈悲,是磨難以後的澄明剔透。

女主角木村多江在日本三大電影獎項中,連獲日本アカデミー賞(日本 Academy 獎)、ブルーリボン賞(Blue Ribbon 獎)影后,只在キネマ旬報ベスト・テン個人賞的「主演女優賞」負於《トウキョウソナタ》和《グーグーだって猫である》(貓咪咕咕)兩片角逐的小泉今日子。我欣賞木村多江的演出,她把角色三個主要階段的身段、心理都演得很有層次,眼神多變。木村不算很美,但她做愛後穿着大 T 恤,在客廳看畫集的那一幕,氣度、韻味都叫人醉倒。

首次演戲的多媒體創作人リリー・フランキー (Lily Franky) ,2005 年憑《東京タワー 〜オカンとボクと、時々、オトン〜》紅到國外,演得挺自然,要吊兒郎當講有味笑話、跟人抬槓難不倒他,要內斂沉實地守護愛人,也教人有點感動。結果他憑此片成為ブルーリボン賞 51 年來最年長的新人賞得主(45 歲)。仔細看他,竟是七分王喜,三分劉松仁(當然,在《東》片中扮演他的オダギリジョー,即小田切讓,也像他)。

其他演員方面,像倍賞美津子寺島進柄本明寺田農,還有客串的加瀬亮光石研田辺誠一片岡礼子横山めぐみ等,陣容和表現都不賴。

最喜歡兩夫婦相濡以沬的戲份,還有曾經留的創作歌手 Akeboshi 寫的主題歌《Peruna》:


黃昏時妻子坐在陽台前畫西紅柿,丈夫幫忙家務,然後一起看日落,吃剛摘下、自己種的西紅柿……好一幅平淡安逸的家庭生活圖畫。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