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2 April 2010

櫻の桃與蒲公英

看《櫻の桃與蒲公英》(ヴィヨンの妻~桜桃とタンポポ~),先是因為台前星光熠熠,後是因為太宰治

電影改編自太宰治自殺前一年發表的短篇小說,去年在日本公映,是紀念太宰治誕生一百週年。之前慕名讀過他最著名的作品《人間失格》,看完他在青森老家生活的部分就停了,那種消極不安的怨念教人挺勞累的。就是看過電影,也暫時再沒有打算碰小說。

太宰治的父親是入贅女婿,在青森的政、商界都有名望。父親在他升中學前去世。太宰治喜歡讀書,跟周圍的世界好像格格不入,連同他旺盛的女人緣,加起來使太宰治這個脆弱的靈魂彷彿上了自殺癮,從上大學前到他 39 歲(終於)自殺「成功」為止,至少五度輕生。太宰治的生活就跟外界評議他的作品風格一樣:頹廢、無賴。他卻因為這種寫作風格而不斷有年輕的支持者。

《櫻》片改編自短篇小說《ヴィヨンの妻》,可說是為歌頌他妻子而寫的。「維榮」是指法國詩人兼流氓盜賊 François Villon(太宰治在大學主修法國文學,但疏於課業而沒能畢業),似在自嘲,並讚美妻子。電影的真正主角不是作家本人,而是他妻子。這是一齣拍得頗精緻的懷舊文藝片,而且是喜劇結局。但在現實中,太宰治發表了這短篇後第二年,與一個崇拜他的女讀者雙雙投水而死,屍體正好在他 39 歲生日那天發現。

故事說作家大谷穰治浅野忠信飾)頹廢、酗酒、搶劫、偷情,又迷戀死亡,與婚外女友秋子広末涼子飾)一起尋死。妻子佐知松たか子飾)和幼兒捱窮受累,妙在她賢良活潑,苦中作樂,並總是為了丈夫設想,得到居酒屋老闆吉蔵伊武雅刀飾)和老闆娘巳代室井滋飾)照顧;去打工還債時遇上了癡心暗戀她的工廠小開岡田妻夫木聡飾),又重遇曾經辜負她、為人自私卻又對佐知念念不忘的律師辻啟一郎堤真一飾)。電影/原著小說很多情節都跟太宰治本人的經歷相同或有類同之處。

影片的畫面很精巧,人物關係和時代背景的刻劃卻不夠實在,就靠松たか子不錯的表情去挽回一點分數。男主角像一堆爛泥,實在懷疑他以什麼精神狀態去創作,也不明白妻子為什麼對有名無實的家庭顯得那麼堅持或眷戀。帶點邪氣、有點型格又有傳統日本人樣貌特徵的「怪中生」浅野忠信飾演「賤丈夫」不作他人選。

其他角色的面目有點蒼白,居酒屋老闆和老闆娘是令人難以相信的好人,竟然對從不斷賒賬到搶款的無賴作家逆來順受;工廠小開稚嫩多情,他迷戀上佐知,僅是因為她的美貌嗎?佐知的舊情人成了律師,個性複雜,他那麼想念佐知,是霎時衝動還是本來就一直念念不忘?倒是広末涼子演個迷戀壞鬼書生的酒女,略帶風霜,有點小驚喜。

我一向不大喜歡松たか子,主要是她初出道時在日劇裏的角色常是很聒噪的,看《櫻》片也是為了看浅野忠信和堤真一。但不能否認,松たか子在本片演得很戮力,有幾場可以看到她的內心戲。


後記
能從去年帶到新一年的假期須在六月底前放完,星期五放了半天假,在 Grand Cinema 看三點鐘那一場。觀眾不多,有幾對不年輕的夫婦。其中一對六十過外的坐在我後面,女的不斷整理塑料袋,男的吃東西時一直發出嘎嘰聲。他們旁邊是對中年夫婦,嫌煩,並知道他們本來不是坐那一排,要他們坐回原處。老夫婦不就範,中年男人出去叫帶位員來趕老夫婦離開。原來老夫婦該坐在我旁邊不遠。坐下以後,女人喋喋不休,在投訴,男的不時回應,又繼續「起勁」地吃他的零食。我「殊」了他們一聲,聽得見後面的中年夫婦在笑,那對老夫婦則置若罔聞,繼續在忙他們正忙的事。散場時一看,老夫婦倒是對衣着光鮮,女人盯着告發他們的男人,繼續嘰嘰喳喳在向老公投訴。有這麼(多)不文明的人,香港的社會很難和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