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5 April 2010

HKIFF 2010 之 12:芋虫

「粉紅導演」之稱的若松孝二執導的《芋虫》(キャタピラー)在今年的柏林影展奪得了最佳女主角獎。在某些方面,此片像卡夫卡 (Franz Kafka) 的《變形記》(Die Verwandlung)。

電影取材自江戶川亂步的同名短篇小說。情節沒有魔幻色彩,還拍得挺寫實的。

故事說來自小村的黑川久藏大西信滿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入伍,受重傷後退役返鄉,獲頒英勇獎章,受傷經過給國家宣傳機器大肆炒作,更奉他為「活戰神」。表面上是榮歸。實際上從此妻子(寺島忍飾)每天要面對一個失去四肢、半邊頭臉燒傷、不能說話的廢人。為了維護帝國榮譽和履行作為妻子的責任,她得竭力滿足丈夫旺盛的食慾和性慾。鄉民和其他人就知道黑川是戰爭英雄,卻不曉得他也是個暴戾的丈夫,更在戰場上姦淫、掠奪、屠殺。黑川回歸鄉土,給自己和妻子都帶來了痛苦,一切直至日本宣佈戰敗的時候才結束。

若松孝二今年七十有四,他的作品常以政治與情色為題,有人說他是「情色電影的黑澤明」。《芋虫》的鏡頭不算大膽,教人觸目驚心的是劇情的意識和角色之間種種情緒的角力。

男人在戰爭前線衝鋒陷陣,但他們很多都不明白自己踏上戰場的目的是什麼。在後方指揮的人總是跟戰火保持距離,可他們的一舉一動都牽引着無數生命的死活。至於在大後方的老弱婦孺,表面上生活沒有翻天覆地的變化,實際上內心都承受着無比的壓力。《芋虫》以一個因為戰爭而精神飽受摧折、身體「褪變」成一條怪蟲那樣的傷員和其妻子來探討戰爭對人造成的精神影響,進而質疑戰爭的意義。

大西信滿飾演的久藏生不如死,只在慾望中茍且活着,最終卻抵受不住良心的譴責。寺島忍飾演的妻子是整部戲的中心,也是(從前)男尊女卑的日本社會典型悲劇人物。她看見丈夫的慘狀時想投河自盡,但因為報效祖國和「活戰神」妻子之名而被迫在絕望中扭曲地生活。

寺島忍是第三個在柏林影展中奪獎的日本人,碰巧三人都是最佳女主角銀熊獎的得主:第一個是左幸子 (1963),多拍藝術電影;第二位是日本經典女優田中絹代 (1974),她的心高氣傲在她的演過的電影中不難察覺得到。寺島忍出身歌舞伎世家,拍的電影卻跟她的背景相反,常常語不驚人死不休,在《芋虫》中飾演的妻子也一樣。

套導演若松孝二在開場前跟觀眾說的一句話:電影片長 85 分鐘,觀眾看着會覺得時間走得很快,不會覺得沉悶。



今日稍後貼出:《單車手強者回歸》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