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31 March 2012

HKIFF 2012 之 4:一枚のハガキ(戰場上的明信片)

月 22 日便滿 100 歲的新藤兼人,親自編劇和執導的這齣《明信片》(一枚のハガキ)是他的電影生涯的最後作品。他的舊作只在幾年前看過《午後的遺書》(午後の遺言状;觀後感),十分喜歡,後來自己或朋友去日本旅行,都想(託人)找他作品的 DVD(《裸の島》和《鬼婆》有 Criterion Collection 版本,但與趣一般),三齣目標作品《ある映画監督の生涯 溝口健二の記録》(1975)、《竹山ひとり旅》(1977) 和《濹東綺譚》(1992) 卻就是找不到有英文字幕的 DVD。

《明信片》是有關二次大戰的故事。畢竟,老導才有底氣駕馭二次大戰的題材。很多年輕導演不熟悉或不清楚戰爭的歷史和故事,缺乏分析和批評的眼光,自然難拍得好。

電影借一張明信片去側寫戰爭給後方人民帶來的家庭和心靈創傷。松山啟太豊川悦司飾)和森川定造六平直政飾)在入伍後認識,定造給啟太看他老婆友子大竹しのぶ飾)寫給他的一張言簡情切的明信片,定造為怕軍方嚴審家書內容,沒收他寫友子的信而決定不回信。他也自覺一上戰場便凶多吉少,就把明信片交給啟太,說假如自己戰死,而啟太能活着回來,就把明信片送回友子,並告訴她自己看過了。結果,定造戰死,傷心的友子聽從家翁(柄本明飾)和奶奶(倍賞美津子飾)的話,改嫁小叔三平大地泰仁飾)。不料,三平又被徵召入伍和陣亡。不久,家翁病死,奶奶自盡。友子獨自在鄉下生活。啟太大難不死,回家後卻發現老婆跟自己老爸跑了。他收拾東西時,發現了定造交他的明信片,決定執行亡友囑託,帶着明信片去看友子……

電影沒有什麼戰爭大場面,節奏平穩,每個段落言簡意賅,在細節透現導演深遠的洞察力和對題材的掌控能力,又以角色的情緒變化尤顯突出,例如家翁跪求媳婦時暗中閃出的盤算眼神,媳婦在亡夫戰友提及自己有家室時神情的轉變。

戰後日本的生活也有觸及,看來輕描淡寫,實際上包含深意,例如啟太的伯父(津川雅彦飾)洞悉市場走勢,表面上以高價買下啟太的房子和船,其實是藉經濟復甦的猛勢將物業善價而沽,既有眼光,同時也輕視親情。

上次看《午後的遺書》有大段山區傳統的結婚儀式,在《明信片》也有一段打蛇怪破除苦厄的儀式,不曉得這是不是新藤兼人作品的一個特色?

男女主角豊川悦司和大竹しのぶ(大竹忍)都演得很不錯,尤其是早已成為影后的大竹しのぶ,把友子高低跌宕的情緒變化掌握得很準確。1990 年代曾經在日劇界紅極一時的豊川悦司原來已經 50 歲。當時並不喜歡他,不明白怎麼憑着一幅賊相卻深得日本女性觀眾的喜愛?較他年輕一點的堤真一或佐藤浩市在外型上都較他優勝吧?這回演生還士兵,卻算低調討好。其他演員,比較搶鏡頭的是演暗戀友子的鄉村理事的大杉漣,基本上是個醜角。在開場時跟士兵講話的那個大眼睛略帶英氣的年輕下士官,原來是渡辺謙的兒子渡辺大

作為一個擁有六十年漫長執導生涯的導演的壓卷篇,新藤兼人始終沒有大張旗鼓,還是靜靜地拍攝他具有紀實味道的電影,表達他對人性、生命、愛欲的一些看法。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