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0 January 2015

迴光奏鳴曲

知道像《迴光奏鳴曲》這樣的題材和拍攝手法的電影,從前在香港的電影圈有沒有人拍過。沒有的話,以後也不大可能出現。就是有劇本,有導演,甚至有資金,也不容易找到合適又有心有力的女演員去拍。

《迴光奏鳴曲》的女主角玲子(陳湘琪 飾)45 歲,是個車衣女工,住在高雄一個開始有點破落的房子裏。她老公在上海工作,手機總是打不通;女兒基本上離家了,對玲子不瞅不睬。上班以外,玲子還要照顧住院的婆婆。儘管玲子有點姿色,但不怎麼打扮;身體微僂,一雙大眼睛毫無神采。某天,玲子如常去醫院照顧婆婆,隔壁床來了個重傷昏迷沒有家人的男子(東明相 飾),總是無意識地持續發出痛苦的呻吟。玲子趁沒人注意時,好心給男子一點水,但失手打翻了,伸手去抹水時,碰到年輕男子的身體,而男子痛苦的哀號隨着玲子拭擦他的身體而緩緩消失。從此,一扇無形的門在玲子的心中打隱約露出一道縫……

玲子是個面臨更年期和空巢期的中年女子。身體出現的變化讓她難受,炎熱的天氣更是火上澆油。女兒和丈夫都不在身邊,夫家的親戚也不體貼,她沒有親情,沒有愛情,也沒有性生活,後來連工作都沒了。玲子的生活和身體就像家中接近天花板那片剝落的牆紙。她盡力去修補,卻徒勞無功。

整齣電影的對白不多,編劇運用很多意象,以安靜、低迴的方式去描寫女主角的心理變化,唯一例外的是最後一幕,但同樣可見悉心的安排:玲子拖着疲憊的身軀,在習慣的時間收拾好家中的垃圾。聽見街上傳來垃圾車的響號,便準備下樓去丟垃圾。家中的大鐵門早壞掉,但玲子一直沒有妥善修好。這時候大門打不開,聽來像遊樂園音樂般歡愉的垃圾車響聲漸漸遠去,玲子卻怎麼都打不開、推不開甚至撞不開那扇門。終於,家裏那個實體的門和玲子心房那扇無形的門合而為一。

陳湘琪以精準的演技去詮釋一個寂寞的妻子與母親,以及一個期待愛情的女人。陳湘琪大部份時間通過表情和肢體語言去表達玲子的心境。她下了很多功夫去塑造角色的形態和面貌。例如她的腳步總是又沉又笨,會把眼睛的焦點放到無限遠等等。要批評的,可能是她本身長得漂亮,現在的造型仍藏不住所有的光芒;偶然會覺得,玲子外在的條件挺不錯的,怎麼可能會沒人注意她或幫助她呢?

儘管之前提名過金馬影后兩次,陳湘琪在台灣本土以外仍談不上非常知名。金馬獎揭曉後,多虧大熱門鞏俐(的經紀人)所發出的不平之鳴,多了人關注陳湘琪和《迴光奏鳴曲》。看了《歸來》(觀後感),鞏俐當然演得好,拿捏分寸準繩,固然值得獲頒一個影后獎。但陳湘琪在《迴》片的表現跟鞏俐在《歸》片的相比,毫不遜色。而且陳湘琪從頭到尾始終是《迴》片的焦點,她的情緒一直累積,內心戲難度很高,並層次分明,到最後一幕猛然爆發至頂點,那一聲聲的「開門」實在凌厲。她得獎,實致名歸。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