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2 January 2011

迷失某地

威尼斯電影節拿下最高榮譽金獅獎的《迷失某地》(Somewhere) 在美國本土的頒獎禮中沒什麼收穫。在威尼斯獲獎可能是名人效應(《教父》大導演哥普拉 (Francis Ford Coppola) 之女 Sofia Coppola 執導,其前作得過金像獎最佳原著劇本);在美國得不到多少提名則是從迷失走回現實。

這是 Sofia Coppola 第四齣自編自導的長片,《迷失某地》(Somewhere) 仍見造作之處(也可能是其作品的標記)。為了表達迷失自我的主題,重複、靜止、沉默是片中最廣泛使用的元素。我下班後匆匆吃過飯去看,在開場後 20 分鐘左右,實在支持不住,假寐一會兒,旁邊那個不認識的男人或見配樂不夠精彩,索性打鼾助興。這部電影教我們都曾經「迷」迷糊糊、「失」去知覺。

男主角 Johnny(Stephen Dorff 飾)是當紅影星,選擇棲居酒店(多少讓我想起《阿凡達》(Avatar) 的男主角 Sam Worthington)。拍戲以外,就是與藥物、酒精、香煙、女人為伍。換個角度看,這樣的職業,這樣的生活,一個固定的家作用倒也不大。某天前妻帶着二人的女兒 Cleo(Elle Fanning 飾)來看 Johnny,要求 Johnny 照顧 Cleo 直至 Cleo 進夏令營為止。影片沒有交代父女倆一向感情如何,但見二人相處愉快,風流浪子自願變身慈父,為怕女兒尷尬,泡妞也收斂起來。

Stephen Dorff 演迷失自我的天王巨星,外型差一點說服力,但演出戮力,至少沒讓我想起他是十多年前《幽靈刺客》(Blade) 中那個喪心病狂的殭屍。他外表還算年青,在片中照顧女兒挺體貼,間中帶點小心翼翼。然而這對父女的舉手投足,卻讓我間中想起亦舒小說《圓舞》中的傅于琛周承鈺。不過,在那之前更直接聯想到的,還是 Sofia Coppola 前作《迷失東京》(Lost in Translation),年華老去的已婚動作片男星和遭冷落的年輕新婚嬌娃一段在異鄉似有還無的婚外情,跟《迷失某地》的父女情在很多方面都略有呼應。我沒有感到驚訝,卻有一點失望,擔心給視為才女的 Sofia 這麼快便重複自己。

演女兒的 Elle Fanning 聰明伶俐,又會下廚,好得沒話說,正好為沉悶的故事增加了一點生氣、色彩。

Sofia Coppola 拍片不多,《迷失東京》最廣為人識,但最能顯露才華之作,可能仍數處女作《鎖不住的青春》(The Virgin Suicides)。《瑪麗皇后》(Marie Antoinette) 沒看過,也沒有什麼興趣看,始終對一些想憑一齣戲的時間去替什麼人或事情來個大平反或重新解構的電影持保留態度。

《迷失某地》看來不會在世界各地成為票房收入的冠軍,而通過這齣片子獲益最豐的,大概也不是台前幕後的哪一位,而是翻譯字幕的朋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