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2 April 2011

哥莫斯神蹟

準了上星期新上映的電影中沒哪齣特別想看的空檔,買了三場土耳其電影節的票,結果只得第一場《哥莫斯神蹟》(Kosmos) 看得成。

這片子入圍去年的柏林影展競賽單元,在 IMDb 上,它算是今屆土耳其電影節選映的影片中評分較高的一齣。影片頗長,有 117 分鐘,而且很晚才開始(晚上 9 時 50 分),放映到 30 分鐘左右,有觀眾選擇「壯士斷臂」,犧牲一點買票的錢,換回一點個人的生活空間。我也想過離開,但這不是我看電影的原則。況且,這齣電影也有其可取之處。

故事由一個來歷不明叫 Kosmos(Sermet Yesil 飾)的男人冒着風雪走到一個邊陲小鎮開始。他走到河邊,打算把身上的錢藏在石堆中的時候,救活了一個幾乎溺死的孩子。Kosmos 和孩子的姊姊互生好感。後來他走到鎮上,起初得兩姊弟當屠宰場工人的爸爸接濟。然後大家發現 Kosmos 不事生產,神經質,更揭發他偷竊,跟一些女人有不正式的親密關係。因為 Kosmos 曾經在眾人面前露出像神蹟一樣的救治本領,大家以為他的生神仙。但有些他「救治」過的人,後來病死或自殺死了,村民和軍人認定他是孬種……

影片完全沒有交代 Kosmos 是何方神聖,也沒有說明其神力的真偽,只見他不善辭令,常常怪叫,彷彿有呼風喚雨之能,有時候更表現得可以反地心引力似的。

那個行人稀疏的邊陲小鎮像是實行軍法統治似的,有持不同意識形態的人向百姓推銷其他政見。小鎮上的人有工作。從開場到完場,炮火聲不斷,卻從沒看見任何彈子橫飛的畫面。到影片下半部,又見人造衛星墜落郊野。

很明顯,Kosmos 的行為,以及很多聲音、畫面(例如小姊弟父親宰牛的血腥過程)是不同的意象。但加在一起,許是太晚太累了,腦筋全打結,什麼都想不起來。或許像影展場刊所說,導演想挖掘出人心裏黑暗和恐懼的一面,就通過畫外連續不斷的槍炮聲,身體有不同病殘的村民等去表達出來吧。

Kosmos 是神的使者嗎?他偷竊,對女人明顯有所企圖,但看見病弱,又會流露出哀傷、憐惜之情,想設想解救。假如他真的擁有神力,結果仍是無法治療所有人。那個墜落的人造衛星一出現,他的力量(甚至他個人的際遇)好像超人遇上氪氣石一樣,化解於無形似的。村民、士兵都嫌棄他。結果,他又得在風雪中逃走,場面一如開場時那一幕。不同的是,這一次畫面的左和右出現了分明的對比:一邊是明媚的晴天,另一邊則烏雲密佈。Kosmos 在中間蹣跚而行。那是說人的信仰嗎?

華人觀眾也許對《哥》片感到有些親切,因為其中一幕用了李香蘭的老歌《夜來香》。不過,歌曲跟那場戲看來關係不大。也許導演是想通過一首陌生的外語歌曲來營造氣氛罷了。但整體而言,本片的攝影、音樂都有水準,有一份冰冷、詭譎的氣氛。總的來說,卻不是齣好看又易看的電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