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5 April 2012

周日名采 (184):拾級而上

本週題目:樓梯(由 Alex 出題)

已忘記學走路是怎麼回事了,卻對學走樓梯還有一點印象。自小就有點怕高,那時候上樓梯是一大心理挑戰。當然,那時候根本不懂什麼是心理挑戰。

幸好,對樓梯的恐懼不多久便慢慢消散了,但前提是那道樓梯一定要有扶手。前陣子去掃墓,其中一處要爬三百多級斜度挺大的石階。近年修葺過,每個梯級矮了,拓深了,但最大的改良是在樓梯兩旁都加建了扶手。回想起久遠的那些年,老媽曾經抱過我爬上去,那實在不比穿高跟鞋攀華山的天梯容易太多。弟弟說過,他在華山看到很多內地女生套上裙子、踩着高跟鞋去攀天梯,跟我在冰天雪地的函館看着穿「豆零踭」的七十歲阿嬤追巴士,同樣那麼不可思議。

曾經有點迷戀螺旋樓梯,覺得很美。螺旋梯節省地方,但並不好走。石階以外,就愛走鋼鐵樓梯,感覺比較踏實。近年流行的玻璃樓梯或(無扶手的)懸浮式樓梯,都不是我那杯茶。

木樓梯最有味道,但在太潮濕或太乾燥的天氣踏上去,都有一點膽戰心驚。去年在英國,到退休同事家中小住幾天,每次走在那道又高又陡又有會發出少許聲音的木樓梯心裏就有點發毛。

說起來,第一次到訪有樓梯的家,該已經是三十年多前的事了。那是某個伯父的家,一進門,看見左邊有道樓梯,馬上覺得很厲害。其實在電視劇和電影常見到有樓梯的房子,根本不值得稀奇。只是真的進入一個有樓梯的尋常百姓家,又馬上覺得原來一道樓梯可以變得那麼的高不可攀。也是,在某些方面,實在「早熟」得離譜。真的慶幸這點慧根後來沒有使我變得心理不平衡。

樓梯也讓我想到減重。曾經自我發明了一個減重方案,就是每天跑樓梯,只是效果不很明顯,但心肺功能倒是有點改善。膝蓋受傷後,做了一輪物理治療,上樓梯沒有大礙,下樓梯倒是沒法像從前那麼爽快利落。有些事情,的確是一去不回的。但沒關係,反正我享受爬樓梯多一點,也再不計較速度,拾級而上,自有樂趣。

其他文章請見 Alex 網站。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