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30 September 2012

周日名采 (206):吃‧蛇

本週題目:秋風起三蛇肥(由 Alex 出題)

小的時候,家的附近有個賣蛇的店,每次路過,都有一份莫名的恐懼,害怕裏面的蛇蟲會突然竄出咬人。另一方面,很不理解幹嘛有人會(喜歡)吃這麼可怕的東西?記憶中,店的大門其中一邊有個罩着鐵絲網的陳列櫃,裏面有一根小樹幹,上面纏着一條蛇。有時候陳列櫃以報紙包裹着,看不見裏面。報紙拆除了,蛇不見了,卻有一長條蛇皮像蛇那麼掛在小樹幹,隱約散發出一股陰森的氣氛。後來從(小學)科學科的教材中知道,那蛇褪皮了,是生長的一個過程。

幾乎什麼都可以放進嘴巴裏吃的外公曾說,要帶我去吃蛇。我那麼害怕蛇,自然不敢去。後來有次他帶我和兩個舅舅去吃飯,地點竟然是一座住宅大廈(當然以為餐館都應該設在大街的)。外公說,那是什麼商會(或工會)的會所,我們參加週年晚宴去。其實是買了蛇宴食券,外婆臨時不去,讓我補上,把我騙去了。

用來煮湯的蛇看來像豬肉條,但比豬肉有筋道,也比一般的豬肉條切得幼短。吃的時候不知道是蛇,還覺得伴吃的炸物比平常吃的更香。吃罷,覺得體溫上升,腦子發脹,不很舒服。吃完離開,回到冷冷的大街上,才知道自己吃蛇了。不久之後,有次去女童軍總會的食堂吃晚飯,又吃了炸蛇丸。那一次之後,已經四分之一個世紀沒碰蛇肉。

兩三年前,老外友人來港,指明要吃蛇羹,還要去鴨寮街吃,就不知道是哪個損友的好介紹。領他到店,幾乎給拉進去了。讓友人乖乖坐下,替他點了一碗,就出去逛攤子。十五分鐘後折返,他還在吃,津津有味,那碗蛇羹彷彿才剛開始吃,笑罵他怎麼進食的速度跟剛吃固體食物的孩子一樣慢,原來那是第二碗。他說,吃蛇讓他精力充沛,好喜歡。

老外同事來華出差,看見造型有異於他們平常看到的菜式或以他們不用的食材做的菜,從來只會流露出驚恐的樣子。那麼熱愛蛇羹的,當然不是純淨的老外了。

其他文章請見 Alex 網站。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