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8 February 2014

傷失的情歌

港某戲院商在奧斯卡金像獎舉行前辦了個活動,在同一天連續放映了今屆五齣候選最佳外語片的電影。一天看五場戲太累人,沒參加。後來有獨立放映的場次,《誣網》(Jagten) 去年看了,大熱門《羅馬浮世繪》(La grande bellezza) 瞬即賣完(幸好剛通過另一個小型電影節買票了)。考慮放映時間,只看了代表比利時的《傷失的情歌》(The Broken Circle Breakdown)。

《傷失的情歌》也算一齣絕症電影,看的時候想起德國片《生命的軌跡》(今屆歐洲電影節重映了)和法國片《陽光抗癌大作戰》。但不同的是,《傷》片除了絕症外,還有愛情和音樂。

這其實算一齣「老」電影,在 2011 年夏天拍攝,2012 年底公映,到 2014 年才於香港放映(當然是託奧斯卡的福了)。電影改編自同名舞台劇,原作其中一名編劇正是本片男主角、芬蘭演員 Johan Heldenbergh。在電影中,有場戲說女主角懷孕了,讓老公(男主角)和他的朋友翻修房子。友人叫女主角猜腹中的是男寶寶還是女寶寶,她笑言老公像一頭種馬,可能她會生一匹小馬。無巧不成書,Johan Heldenbergh 長得真有點像馬,特別是他的牙齒。也說不定是原作者幽自己一默。

Elise(Veerle Baetens 飾)是紋身師傅,邂逅了「藍草音樂」(Bluegrass music) 樂手 Didier(Johan Heldenbergh 飾),再加入了他的樂隊當歌手。Elise 習慣把愛人的名字紋在身上,一段關係結束了,就以另一個圖案把舊男友名字的紋身蓋上。她和 Didier 熱戀,意外懷孕生下女兒 Maybelle(Nell Cattrysse 飾) ,生活隨緣。但女兒確診患癌,一家人幸福的生活逐漸崩潰。到女兒病死,Elise 和 Didier 的關係受到更嚴峻的考驗……

扮演一家三口的 Johan Heldenbergh、Veerle Baetens、Nell Cattrysse 都演得好,尤其是飾演 Elise 的 Veerle Baetens。她有歌舞劇底子,片中的歌曲都由她親自演唱。

導演以交錯時序來講故事,讓主角往返於幸福天堂和悲痛地獄之間。越看下去越會想到,假如幸福崩裂,光用愛便足以修補缺憾嗎?

《傷失的情歌》中的小女孩患癌,也許是個引子,愛的力量有多大才是主題。戲中人喜歡的藍草音樂,很多歌曲以生活凡的困難和痛苦為題材。18 世紀,從英國和愛爾蘭飄海過海到達美國阿帕拉契(Appalachia;美國東部人跡稀至的高山地區)的移民生活刻苦,藉着音樂抒發情緒,後來發展成藍草音樂,其中 Bill Monroe 是藍草音樂重要的先驅人物。戲中人的心情和思想通過多首 bluegrass music 的歌曲表達出來了。

男、女主角因為音樂結下情緣,也在舞台上走到句點。Elise 走不出女兒死後的陰霾,Didier 也受不了 Elise 的頹喪。惡毒情緒一觸即發,更再次把兩人早年的一些爭論和嫌隙抖出。新愁碰上舊怨,一段愛情似乎無可挽回。在最後的一次表演時,Didier 和 Elise 仍在舞台上唱情歌。男人希望破鏡重圓,女人卻看似心在不焉,還告訴男人說自己改了名字,從此叫 Alabama。彷彿明志,從此離開原來的生活圈子。Didier 問 Elise,她要改名 Alabama,那麼他又要改什麼名字。女人吐出了一個名字:Monroe。

看完《傷失的情歌》,我反而在想,不欲感情傷逝,男人該心思細密一點,女人該表達清晰明確一點,這樣就不會發生後來的悲劇。說到底,與其問愛的力量有多大,不如鼓勵人放聰明一點,必要時把愛宣諸於口。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