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6 November 2014

HKAFF 2014:闖入者

過王小帥幾齣前作,印象不錯,便決定要看《闖入者》。之前的《十七歲的單車》和《青紅》是看影碟的。《左右》(觀後感)在電影院看,這齣《闖入者》也是。巧合的是,去電影院看王小帥的電影,完場後他本人都來跟觀眾見面了。

《闖入者》帶懸疑風格,但手法不算十分圓熟。空巢老人(子女都外遷了而獨居的老人)老鄧(呂中 飾)的長子(馮遠征 飾)已成家,小兒(秦昊 飾)是男同性戀者。老鄧常去接孫子放學,教媳婦(秦海璐 飾)不滿;她又常去小兒家做飯,為了盯着老大未婚的孩兒,幻想可以扭轉乾坤。與此同時,老鄧常常接到不說話的騷擾電話,開始變得疑神疑鬼,對她的滋擾更蔓延到她的兒子身上。不久,老鄧發現有個陌生的男孩常常跟着她,而這男孩其實也常常闖入其他不同的住宅去。後來,這來歷不明的男孩更跟一起命案扯上關係……

《闖》片的故事讓我聯想起《青紅》。《青紅》說文革時在貴州落戶的一個上海家庭,見開革開放後當地經濟風光不再,便盡力要回上海去,但女兒和農民小子剛談戀愛,不願離開,跟父親對抗起來。《闖入者》的後半段揭開了騷擾電話和陌生男孩的生世之謎,原來跟老鄧多年前從貴州舉家返回北京有直接的關係。《闖》片可算是一齣「傷痕」電影(相對於以文革創傷為題材的「傷痕文學」而言;「傷痕文學」一名源於盧新華 1978 年發表的短篇小說《傷痕》),但它除了回望文革之苦外,主角老鄧更回到過去,在片末重返她幾十年前逃出來的貴州鄉城,在破落的工廠老址找到故人,狠狠地直視自己在那個時代親手劃出的那一道血紅色的口子。

電影的前半部用了大量的篇幅描繪老鄧獨居的生活。同時,紅帽少年(即陌生男孩)在白天闖入住戶都外出了的空房,並跟老鄧接到的無言電話互相對照。加上尖刀、流血、屍體,還有曖昧而帶殺氣的夢境,形成了編導炮製的懸疑和驚慄場面,帶出壓抑和不安的感覺。然而,後半部解開謎底,手法卻顯得有點草率。

飾演老鄧的呂中有大量的獨角戲,將其角色的各個層面都演繹得淋漓盡致,神經質、驚恐、敏感、焦慮,到後期內心的矛盾掙扎,都表現得爐火純青。比較之下,其他演員有點打醬油的味道,幸好戲分較多的幾個角色的性格尚有一些鮮明的特質,才不致於面目模糊。例如秦海璐演的惡媳婦心直口快,馮遠征演的長子深明大義。秦昊演的小兒子叛逆而嫵媚,更是片中的難得的笑料。

中國電影市場急劇膨脹,很多導演追隨票房而改變風格,王小帥算是個異數,仍然沒有猛然轉投商業電影的行列。《闖入者》選擇文革題材,跟很多人掛在口邊的什麼「忘記過去、向前看」等說法比較起來,的確有點不搭調。現在中國經濟掛帥,不少人變得富裕,但在這底下同時藏着很多隱患,往往都是和歷史有關聯的。即使大家為了賺(更多的)錢而寧願患上失憶症,但那個傷口一直存在,像《闖入者》中的老鄧那樣,總有一天會找上門來。王小帥通過電影去表達這些,是可貴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