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7 April 2015

HKIFF 2015 之 17:娘‧妻‧母

後一場 HKIFF 看的是 1960 年成瀨巳喜男的彩色闊銀幕電影《娘‧妻‧母》。電影由井手俊郎、松山善三編劇,後者是女主角之一高峰秀子的丈夫,拍攝《娘》時,二人已經結婚了。

選看《娘‧妻‧母》最大的原因是它幕前的黃金陣容。電影講一個家庭三代的故事,情節有點複雜,表面如喜劇惹笑,但後來笑聲都變成了黑色。

坂西家的父親過世了,母親(三益愛子飾)有五個子女,她跟長子勇一郎(森雅之飾)、長媳和子(高峰秀子飾)、三女春子(団令子飾)同住。長女早苗(原節子飾)和二女薫(草笛光子飾)已經出嫁,次子礼二(宝田明飾)也結了婚搬出了。早苗丈夫突然意外身故,早苗獲大筆保險金,並搬回娘家。和子叔父(加東大介飾)遊說勇一郎繼續注資其工廠,勇一郎轉向早苗埋手,勸早苗交一筆錢給他去投資生利。另一邊廂,薰受不了婆婆(杉村春子飾),丈夫(小泉博飾)又懦弱,從不調解婆媳矛盾,於是薰向早苗借一筆錢去買房。礼二搞攝影和廣告生意,老婆美枝(淡路恵子飾)開咖啡廳,生活還行,但礼二對家中事情甚少過問。幼女春子有「公主病」,但本性不壞。早苗的友人菊(中北千枝子飾)賣保險,她勸早苗該趁年輕再結婚,還替早苗牽紅線,同是喪偶的京都茶道大師五条宗慶(上原謙飾)第一眼就喜歡早苗了。另一方面,早苗和礼二、春子等去郊遊,結識了比自己年輕的釀酒師黑木(仲代達矢飾),兩人互有好感,開始交往。益子六十大壽,全家聚首一堂為益子慶祝,但好景不常,和子叔父生意失敗捲逃,勇一郎提出把房子賣掉還債,除早苗外的其他所有弟妹都說賣房的錢都要分一份,但說到老母的生計,卻互相推卸責任。早苗最後決定放棄自己喜歡的黑木而下嫁五条,希望帶母親到京都同住。但原來益子已經另有打算……

《娘‧妻‧母》中的金錢瓜葛寫得很真實。片中的人物和家庭聚散,餘韻梟梟,教人聯想到種種現實,也跨越了時間。儘管角色多,人物關係還不是太複雜,群戲拿捏精準,也寫出晚境滄桑的人生感悟。

有人說,這部戲是成瀨的《東京物語》,只是人物比較複雜。除了題材外,成瀨似乎也有意含蓄地向小津致意。片末成瀨電影中的母親(三益愛子)與小津電影中的父親(笠智衆)在公園相遇,效果圓融。另一方面,女主角原節子在《東京物語》是待嫁姑娘,在《娘‧妻‧母》則是再嫁女兒;前者彰顯父愛,後者體現孝道。這倒是個有趣的對照。

比較之下,多次跟成瀨合作的高峰秀子,在本片風頭都給原節子搶去了,她的角色沒有發揮空間。值得一提的,是在《浮雲》(觀後感)裏高峰秀子和森雅之悲劇收場,這一次終於修成正果,但森雅之還是個差勁的腳色。

其他配角方面,最搶鏡頭的該數杉村春子(《午後の遺言状》(觀後感)裏那個麻煩刻薄的資深舞台劇女演員)和仲達矢代。前者僅四五場戲,但其嘮叨、刻薄、母性愛,統統都是入骨的演繹。後者沒穿武士裝,加上靦腆的神情,十分有趣。上原謙戲份很少,相比之下,笠智眾不算打醬油了。

看完《娘》片,就覺得人,尤其是親人之間,既互相倚靠,也互相傷害。除了老人問題外,電影也在說,上一代對下一代親好,下一代卻冷對上一代。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