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0 April 2015

第四公民

港人看得到《第四公民》(Citizenfour) 也算有一點福氣。上星期去看公開賣票的優先場,竟還碰上導演 Laura Poitras 和兩名幕後人員在放映之後出席分享活動,真的有一點喜出望外。

2013 年初,Laura Poitras 收到一個署名 Citizenfour(第四公民)的人發出的加密電郵,對方說他掌握美國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簡稱 NSA)和世界其他情報機關合作非法暗中監視民眾活動的證據。同年六月,Laura 和美國律師兼記者 Glenn Greenwald 和英國《衛報》記者 Ewen MacAskill 分頭飛到香港,跟發出加密電郵的神秘人見面和做訪問。對方正是 Edward Snowden。Laura 帶着攝影機,拍攝各人在 Snowden 藏身的酒店內多次會面的過程,加上她之前和之後拍攝的紀實和調查內容,便成了《第四公民》。

Edward Snowden 找上 Laura Pottras。Laura 跟 Glenn Greenwald 接過大量 NSA 大型監控計劃的文件,發布了多則爆炸性頭條新聞,但兩人可能從此可能無法回到美國去。《第四公民》沒談太多 Laura 和 Glenn 的苦況。大概他們都認為,自己是記者,說出真相是他們的本份,而 Snowden 所付出的遠比他們兩人多。

在 911 後,美國政府馬上加強監察美國國民的生活,以「反恐」為名入侵民眾的隱私。沒有誰敢說現在比 2001 年時更安全,但伊拉克戰爭和 911 等事件醞釀成極端主義,則讓越來越多人加入恐怖組織。另一方面,(美國)政府不斷擴大監控民眾的範圍。

看《第四公民》,觀眾都會發現,身為 NSA 前外判技術員的 Edward Snowden 很冷靜,甚至間中顯露輕鬆幽默的一面,例如躲在布單下輸入密碼,戲稱那是魔法斗篷,但他所揭露的可不是玩笑。他利用其身份盜取大量 NSA 文件,包括 NSA 從 Google、Yahoo 等公司索取個人帳戶資料,要電訊公司交出用戶聯絡人資料、通訊紀錄等。Snowden 說,他願意犧牲一切把真相告訴世人,是因為他對於美國政府秘密地摧毀私隱和自由感到良心不安。其中一幕是 Snowden 在美麗華酒店房間內接受採訪時,火警鐘響個不停,他一度懷疑是特工找上門來了,大家登時緊張起來,那個場面那種氣氛,從前在電影和連續劇看過無數次,卻都比不上在《第四公民》中那一幕來得驚心動魄(當然,大家都知道後來 Edward Snowden 順利離開了香港)。

當時 Snowden 選擇到香港,是因為相信香港的司法制度和言論自由可以讓他獲得保障,甚至打算在法庭上挑戰美國政府。但後來律師告訴他訴訟需時,而且風險挺高。兩年過去,重新檢視香港的環境,我們的言論自由還有多少?

這齣紀錄片是講 Edward Snowden 披露的真相和過程的故事,而不是一個新聞紀錄片。觀眾看到一個容顏憔悴的年輕人,沉鬱但堅定,有無比的勇氣,為了正義而挺身而出。同樣,拍攝這個作品的人,去採訪 Snowden 的記者,還有為了這個議題在其他渠道發聲的人,他們的勇氣都紀錄於《第四公民》之中。

每個人都有私隱,但那些難以捉摸卻又可能觸目皆是的監控工具,早已令「私隱」變得名存實亡。驟看四周,以為一切依然,實在已經跟《1984》無異。更可怕的,是似乎越來越多人覺得,這樣做的必須的,這樣做也無不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