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 March 2011

美麗末日

台 DJ 出身的墨西哥導演 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其作品常跟生死有關。在「生」和「死」之間,又以談死亡佔較大的比重。他的處男長片《狗男女的愛》(Amores perros) 委實有點血淋淋。找來好萊塢名演員擔綱的《21 克-生命可以有多重》(21 Grams) 談生死,讓他廣受注目。接着的《巴別塔》(Babel) 是野心之作。來到第四齣執導的長片《美麗末日》(Biutiful),如《21 克-生命可以有多重》談生死,像《巴別塔》般用上多國語言,亦跟之前三片一樣,很「長氣」,拍成 148 分鐘的影片。去看優先場,晚上 9:45 開始放映,完場已過午夜。沉重的主題,疲倦的軀體,渙散的精神,本來不甚「美麗」的《美麗末日》,看罷確實使我有點抑鬱。

在看來烏煙瘴氣的巴塞隆那,得了末期癌症的 Uxbal(Javier Bardem 飾)是個潦倒的慈父,替黑幫做跑腿,牽涉到黑工、賄賂、賣盜版貨。另一方面,Uxbal 擁有通靈異能,靠此多掙一點錢。他跟妻子離離合合,兩個孩子談不上聰明伶俐,但挺懂事。

可以說,Uxbal 的異能是讓他能在幹着大堆低下勾當之餘,仍能保存良知的關鍵元素之一。他在停屍間看見小孩的幽靈,便着他安心上路。他跟來自塞內加爾的黑工成為朋友,照顧對方一家的生活。他讓中國移民經營的盜版工場裏其中一名華人黑工 Lily 看管孩子,後來因為自己一次疏忽,犯下了不能彌補的大錯,受害人更包括 Lily,那份悲慟是錐心鑽骨的。

《美麗末日》前半段顯得有點零碎,看來在說不同的故事。故事可以看成由三條圍繞 Uxbal 的主線組成:跟妻兒的家庭問題,因為異能而背着生理和心理的擔負,跟華人盜版工場和貪污警察的勾當。這三條主線又牽涉到 Uxbal 的哥哥、Uxbal 素未謀面並早已離世的生父、塞內加爾黑工的家庭、華人盜版工場的已婚老闆(大陸演員成泰燊飾演)和同性愛人的關係。千頭萬緒,最後都交織於 Uxbal 身上。

Javier Bardem 把角色中層次複雜的痛苦表現得絲絲入扣,而且不脫生活的痕跡。《黑天鵝》(Black Swan) 的 Natalie Portman 也有這本事,但《黑》片的故事和角色頗見囿於典型的設計,難免有點造作的味道。本片其他演員都不是俊男美女,但造型和演出大都恰如其分。扮演 Uxbal 一對子女的小演員,女的較會演戲,男的長得乖巧可愛一點。至於成泰燊(看過他演王小帥的《左右》),他跟另一男演員演的同性戀戲份,不管對白還是演繹,都予人生硬、造作的感覺,教人失笑。

影片讓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 Uxbal「遇上」亡父和把母親鑽戒送予女兒的兩幕。

Uxbal 擁有異能,在夢中遇見一個陌生男子,有種說不出的親近感覺。後來亡父的遺骸要搬離行將拆卸重新發展的墳場並移去火化,Uxbal 要求瞻仰遺容(哥哥受不了屍臭而匆忙躲開),才恍然夢中那個陌生男子是自己父親。到 Uxbal 走了,終於在另外一個世界父子重逢。在 Uxbal 離世前,他把母親遺下的鑽戒送予女兒,那段戲只以兩隻手和畫外音交代,但情切動人。《美麗末日》的「美麗」,可能就是指生死輪迴的交替不滅,還有生死之間的代代傳承。

生死以外,本片也歌頌家庭。Uxbal 闔家吃飯,滿足大笑,就是全片最快樂的時刻。

這個時候看《美麗末日》,對我來說,是有點不容易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