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 March 2011

黑天鵝

影甫開場,Natalie Portman 在演出芭蕾舞劇中的白天鵝。本片雖名曰《黑天鵝》(Black Swan),但在片中演出芭蕾舞劇《天鵝湖》(Swan Lake) 的戲份,八成是白天鵝的。影片的重點不在於女主角把舞劇中的黑天鵝演繹得怎麼樣,而是通過劇團導演重新編寫《天鵝湖》,並要女主角一人分飾白天鵝和黑天鵝,描寫着魔的過程,從好人變成「壞人」,揭示內心的陰暗、反叛、慾望。《黑天鵝》其實可以當成驚慄電影看。

IMDb 的讀者給予本片 8.5/10 的高評分。在我眼中,是過譽了。《黑天鵝》的故事情節、角色設計都在意料之中,拍攝手法也顯得有點造作。幸而篇幅適中(108 分鐘不算太長),節奏明快,劇情推演流暢,而且主演的是(原來獲得)很多人喜愛和欣賞的 Natalie Portman。女主角演出戮力,昨天也順利在奧斯卡中封后了,現在該可以安心待產。她之前努力拍下不少電影,今年稍後還有《Your Highness》和《Thor》兩片要上映,可保人氣。

故事說女主角 Nina(Natalie Portman 飾)是芭蕾舞團演員,跟以前也是芭蕾舞演員的母親 Erica(Barbara Hershey 飾)相依為命。Nina 有實力,終於得到舞團總監兼導演 Thomas(Vincent Cassel 飾)賞識,在新一季主演重新編排的《天鵝湖》,取代年華老去的 Beth(Winona Ryder 飾)。Thomas 要 Nina 一人分飾白天鵝、黑天鵝。勤奮、內向、保守的 Nina 把白天鵝演繹得非常好,卻把握不住黑天鵝狂放、好勝、邪氣的性格。另一方面,Nina 覺得新進團且對她表現友好的 Lily(Mila Kunis 飾)要挑戰她,更可能會搶去她得來不易的機會……

教我鬆一口氣的是,片中沒有太多女人吵罵 (cat fight) 的戲份。也沒有把練舞、跳舞搞成群鶯亂舞,對芭蕾舞表演算是有一份尊重。但片中的舞者表現如何,描述的舞團風景或業界氣氛有多寫實,就無法置評。只能說,還是覺得芭蕾舞很優美,但訓練很刻苦,甚至帶點殘酷、血腥。當然,凡有志於藝,欲精於藝,狠下苦功,刻己研修,乃不二法門。

男演員都是小配菜。Vincent Cassel 帶異國風情,但 Thomas 對 Nina 的挑逗,到底是為了協助小女生鑽研角色、投入角色,還是順便一嘗私慾,見仁見智。在片中的《天鵝湖》裏演王子的 Benjamin Millepied 在戲內說 Nina 毫無生氣,撩不起他的慾望,但在現實生活,兩人就成了一對,也是 Natalie 腹中塊肉的爸爸。Benjamin 的角色對白很少,在幕前主要負責專心跳舞。

女演員可觀得多。來自烏克蘭的 Mila Kunis 演 Nina 的假想敵,也是理想的「黑天鵝」化身。戲份不多,但有光彩。有人說演 Nina 媽媽 Erica 的 Barbara Hershey 一臉邪惡,其角色的確有點過份關注 Nina 的事業,但也沒有怎麼立壞心腸。例如她知道 Nina 雀屏中選,就是平日一向對 Nina 練習和身段十分着緊,也特意訂了一個大蛋糕替寶貝女兒慶祝。最初女兒不領情,Erica 的反應也算是「合乎想像的神經兮兮」。Hershey 有點來頭,演過 Woody Allen 的《姊妹情深》(Hannah and Her Sisters),曾憑《淑女本色》(The Portrait of a Lady) 提名過奧斯卡最佳女配角。久違了的 1990 年代好萊塢玉女 Winona Ryder 演過氣芭蕾舞后,戲裏戲外,巧合呼應,讓認識她的影迷懷舊,但也教人感慨:這回 Winona 不如之前《拚命戰羊》(The Wrestler) 的 Micky Rourke 走運,導演 Darren Aronofsky 無法讓她起死回生。

不能不說 Natalie Portman。《黑天鵝》是她的個人表演。前半段盡是些典型的情節和安排,一切起伏她都能夠輕鬆駕馭,真正考功夫的是在 Nina 從患得患失之中坐上女主角寶座開始,因為壓力和慾望而滋生的妄念和幻覺越來越嚴重(Nina 的結局跟幻像有關;我認為她和 Lily 纏綿是之前自慰不成的慾望投射,電影沒有刻意經營同性戀的戲份),就從平實、勤懇變成敏感、慌亂,Natalie Portman 每一幕的表現都相當精準。要挑骨頭,就是導演沒有安排幾個長鏡頭讓 Portman 在鏡子和鏡頭之間多亮出幾重功架。電影的高潮所在,正是 Nina 人角合一,化身黑天鵝,忘我表演。儘管沒有超高難度的舞蹈演出,但那股氣燄和力量,足讓觀眾對她的表現心悅誠服。

上一次在電影中看到《天鵝湖》,是由男人演白天鵝的,那是 2000 年的英國電影《跳出我天地》(Billy Elliot)。看完電影,特地買了一張《天鵝湖》CD。那個看來頗資深的店員向我推薦了一個小澤征爾指揮的版本。不是古典音樂迷,說不出那是如何出色。

看罷《黑天鵝》,最大的疑問是到底人的心魔對人本身所產生的毀滅力量,可以有多巨大?既是凡人,我也有心魔。但幸運的是,還不曾試過像 Nina 那樣,給自己的心魔折磨得死去活來。不能改變的現實,或者自己在客觀條件上難以扭轉的困局,不要驚惶,也不要着緊,不然人生就是無邊苦海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