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1 March 2015

HKIFF 2015 之 5:安樂死派對

學時參加過辯論比賽,其中一場的題目是「安樂死不合道德」。我是反方,即贊成安樂死。那時候沒有互聯網,跑了不少圖書館找參考資料,比賽前跟其他隊員和導師進行過好多次內部辯論。我們贏了那場比賽,那也是在整個賽事中我最滿意的一場比賽,因為安樂死這個題目沒有對正或反方哪一方特別有利,而是各有值得堅持的論點。

以色列電影《安樂死派對》(Mita Tova) 也探討安樂死是不是合乎道德,故事發生在一所老人公寓,所以集中在老人的角度去看這題目。

機器達人 Yehezkel(Ze'ev Revach 飾)和善於烹飪的優雅妻子 Levana(Levana Finkelstein 飾)住在老人公寓。Levana 好友 Yana(Aliza Rosen 飾)的丈夫 Max 飽受病魔折磨,慫恿 Yehezkel 做一個機器幫 Max 安樂死。新搬進來的退休獸醫 Daniel(Ilan Dar 飾)有藥物,但害怕法律責任,便請退休警察 Raffi(Rafael Tabor 飾)幫手策劃。原來早已跟老婆住在老人公寓的 Raffi 和 Daniel 是秘密的同性戀人。一切就緒,在 Levana 的反對下,眾人替 Yana 和 Max 完成了心願,豈料有知情者挾迫 Yehezkel 等人幫其病妻安樂死。與此同時,Levana 的腦退化症越來越嚴重,她對安樂死的想法開始有變……

一開始,Yehezkel 扮上帝安慰病重的老院友繼續做治療,因為「天堂沒有配額」,盡顯電影的黑色幽默。編導探討安樂死的道德問題之餘,以幽默笑料來調劑電影沉重的主題。

Levana 在片中是反對安樂死的代表,她認為 Yehezkel 等人所做的就是真的為病人解除痛楚,實際上跟殺人無異。人類不可扮演上帝去操縱生死。Yehezkel、Yana 和 Daniel 在幫人解脫和合乎道德之間掙扎。後來揭發 Raffi 暗中向家屬收錢,令事情變得更複雜。這也是長久以來對於安樂死最大的爭論之一:有人以安樂死牟利或非法侵奪其他人的資產等。

《安樂死派對》的主題和故事令人聯想起 Michael Haneke 的《愛 Amour》(觀後感),同樣是看着愛人(老去)受苦而面對的困局,但《安》片有不少幽默的笑話和場面,例如一班老人兩次使詐逃過吃交通罰單。整體來說,《安樂死派對》拍得挺平易近人,是它最大的看點。以色列電影(或是猶太人)的幽默別具一格,諷刺直接、刻薄,但點到即止,且蘊含智慧和文化。

電影中段有一場超現實的歌唱戲,描寫不同角色的心路歷程。之前在其他以色列電影也看過同樣的設置。在我看來,這有點突兀,但說不定是以色列戲劇的特色。

一班演技好的老演員為《安樂死派對》增加了不少分數,角色的喜怒哀樂,演繹游刃有餘。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