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3 December 2014

冬日甦醒

耳其導演 Nuri Bilge Ceylan(舍蘭)是國際電影節常客。他的舊作只看過《三隻猴子》(觀後感),我並不特別喜歡。新作《冬日甦醒》(Kış Uykusu) 較早前在康城影展獲頒最高榮譽的金棕櫚獎(即最佳電影),也代表土耳其角逐本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但沒有出線最後九強,也就是說已經出局了)。這齣文藝片長達 196 分鐘,格調高,情景交融,影像出色。全片手法含蓄,對白極多,深刻地道出人情冷暖,世態炎涼。

故事講述甚有學識的退休演員 Aydın(Haluk Bilginer 飾)繼承了父親的產業,在小亞細亞中部風光明媚的 Cappadocia 經營旅館,跟美麗少妻 Nihal(Melisa Sözen 飾)貌合神離。妹妹 Necla(Demet Akbag 飾)剛離婚,從伊斯坦堡搬回老家居住。三人日子過得悠閒而寬裕,表面和睦,實際上各自戴着虛假的面具,隱藏醜陋的性情。Aydın 的一個祖業租給了當地伊斯蘭教經師 Hamdi(Serhat Mustafa Kiliç 飾)和他的家人,但對方欠租多時。一天,Aydın 跟司機去 Hamdi 家討租,在途中車窗遭頑童打破,後來發現那頑童是他那窮房客的侄子,而 Aydın 的真面目也由此揭開……

本片的創作靈感來自俄國文豪契訶夫 (Anton Chekhov) 的短篇小說。舍蘭構思《冬日甦醒》劇本多年,為了專心創作,帶着比他年輕很多的演員妻子 Ebru Ceylan 去到 Cappadocia 閉關寫作。據說,他們還沒開始動筆,就為劇本激辯了一個多月。為保各自的觀點,兩人決定分房,花了好幾個月才寫成《冬》片的劇本。

Ebru Ceylan 既是演員,也會攝影和製片。據說,其他人都不敢對舍蘭有什麼意見,獨是 Ebru 對舍蘭說話毫無保留,因此舍蘭要和妻子合寫劇本。《冬日甦醒》的男女主角是一對年齡相差挺遠的夫婦,老婆年輕貌美,丈夫成熟而有見識;戲中有大量對白,更有多場爭辯的戲分。不曉得這是不是反映着舍蘭夫婦和他們編寫劇本的過程?

戲中的男主角 Aydın 外表優雅、內心孤傲。他自視甚高,在地方小報寫專欄評論時事,說話和觀點刻薄無情,以語言和姿態去壓迫、摧毀別人。他討厭欠租的 Hamdi 和他的家人,嫌對方寒酸,每次見面言笑靨靨,背後卻在家人面前和他的小報專欄狠批對方和其信仰。

Aydın 的妻子 Nihal 以慈善工作排遣無聊,她辦活動時結識了比丈夫年輕的男教師,教 Aydın 心生妒忌,讓兩人的關係更趨緊張。Nihal 確實是年輕和閱歷不夠,一片好心帶錢去 Hamdi 家接濟對方,但 Hamdi 倔強的哥哥 Ismail(Nejat Isler 飾)殺她一個措手不及。

Aydın 的妹妹 Necla 剛離婚,以前從事翻譯,也算知書識墨。她一心盼望與前夫復合,但說話尖酸,喜歡批評Aydın(和 Nihal)的為人處世,怨氣甚重。

寒冬來臨,小旅館卻無法為這三人遮風擋雪。Aydın 和 Nihal「冷戰」,跟妹妹 Necla 鬧翻。《冬日甦醒》的故事沒有奇情,但細緻而緩慢地刻劃出主角居住那個偏遠地區的風土人情。Aydın 自以為文明清高,但他不理會貧民疾苦,引起了階級衝突。他的刻毒說話令苦悶的妻子難以忍受。此片的人物心態和環境氣氛的確有帝俄小說的格局,人物之間處境微妙,諷喻尖酸。

Aydın 跟妻子、妹妹、友人、旅客和租客之間的交談和爭辯,拼貼出角色的性格以外,也直指(土耳其)社會上的階級差異和矛盾。這戲也可以看成對知識份子的批判。

坦白說,196 分鐘的確是個挑戰。幸好《冬日甦醒》有場爭辯角力,出色的對白帶來了豐富的戲劇效果,深刻地描繪出角色人物的心理個性,還引進了文化和哲學的探討和思考。

三個主要演員的表現尤其出色,特別是幾場爭論戲,對白又長又多,情緒要把握精準,導演以各種拍攝方法一直緊密捕捉演員的演出,加上燈光的配合,氣氛和戲劇張力很好。

隨着故事推演,觀眾見到男主角自省,在彷如年末寒冬的人生晚年歲月,他選擇回家,坐在書桌前面,重新開始撰寫他的《土耳其戲劇史》。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冬日甦醒」。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