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2 November 2010

洲電影節的場刊說作家出身的李滄東拍電影成名後,沒法忘掉文字的美,在把全度妍送上康城影后寶座的《密陽》後,新作《詩》(시)表面上是老嫗學寫詩,原來還講老人癡呆症、隔代教養、校園欺凌,甚至以金錢妨礙司法公正等。跟很多韓國電影一樣,《詩》的畫面、音樂、動作看來好像靜悄悄,其實暗湧處處。

故事說在首爾以外的小城生活的梁美子尹靜姬飾)66 歲了,女兒離婚後,獨自往釜山謀生,留下兒子讓母親照顧。美子靠政府發的補助金和一份幫傭工作支持兩婆孫的生活。讀中學的孫子跟婆婆不算太親密,在學校跟幾個來往密切的同學闖下了牽涉人命的彌天大禍。其他有份犯事的學生的家長商議籌集一大筆賠償金,當是和解,好讓自己的孩子可以逃過法律的制裁。可是,金額卻是美子絕對無法負擔的。另一方面,美子對詩歌產生興趣,到社區中心去學寫詩……

儘管片長 139 分鐘,節奏不算特別明快,但故事性很強。李滄東就是憑本片在今年的康城影展得到最佳編劇獎。

美子學寫詩,大概是希望通過詩歌去發掘周圍美麗的事物,好能逃避發生在她自己身上各種殘酷的現實:孫子不聽話,犯了大錯,生活本已捉襟見肘,卻又無端欠下一屁股債。女兒不在身邊,什麼難題都得自己啃下。去做女傭幫補家計,又遇上不檢點的老頭。諷刺的是,自己最後卻因為現實而自願屈服,甚至一再做出違背自己良心的事。美子除了想通過文字去逃避現實,她常常打扮花俏,其實也是一種自我安慰的表現。

到了片末,美子參加的詩歌創作班結束,卻只得她一人按老師的要求寫出了一首詩,其他同學只管戴着尷尬的笑容推說「寫詩很難」。其他人去學寫詩或參加讀詩會,大概是打發時間,或者視為一種社交活動。連醉得差點不省人事的得獎詩人都狠批詩歌沒有希望,但記憶日差的美子還是天天拿着筆記簿,努力觀察周圍,把自己的感受記下來,再慢慢去找尋靈感。在這個社會上,像美子這般對自己認真的人有幾多呢?

較諸很多話題性高得多的韓國電影,像《下女》《骨肉同謀》等,《詩》拍得很低調、很正常,但同時將生活的暗流漫瀉開來。

《詩》好看,很大程度要歸功於女主角尹靜姬,把角色的內心掙扎演繹得淋漓盡致。

尹靜姬在 1967 年開始拍電影,1960 年代至 1970 年代產量最豐。她跟文姬南貞姙給喻為「韓國電影黃金時期」三大女星,從影以來,拍片超過 300 齣。論拍片數量、得獎數目,以及演藝生涯的長度,尹靜姬是三人之首。尹靜姬曾在巴黎留學三年,其父酷愛音樂,在尹靜姬小時候常帶女兒聽音樂會。在《詩》中,尹靜姬開金口在 KTV 唱了半首歌。1972 年,尹靜姬代表韓國在慕尼黑奧運會參加文藝表演,邂逅了丈夫、國際知名鋼琴家白建宇,兩人婚後旅居法國,女兒是一名小提琴家。《詩》是尹靜姬息影 16 年後復出之作,更有頗大膽的裸露戲(確實是劇情所需)。她說,自己特別在家練習脫衣。儘管已經 66 歲,尹靜姬的玉背(在鏡頭前)還是十分雪白光滑,很難得。

《詩》可以讓尹靜姬過足戲癮,而上星期她憑本片第三次奪得大鐘獎最佳女主角,則是錦上添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