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8 November 2010

精求有情人‧愛麗絲蒸發奇案

《精求有情人》(The Switch) 源於兩點:對處境喜劇《老友記》(Friends) 和 Jennifer Aniston 的情意結,另外友人想看。出差在即,時間有限,三齣只能活兩齣,放棄了演員陣容最強大的《爆火猛》(Red)。

香港的中文片名大致道出了劇情:Kassie(Jennifer Aniston 飾)有份好工作,自覺年華漸長,卻沒有對象,決定借種懷孕。原來好友 Wally(Jason Bateman 飾)一直對 Kassie 有意,卻始終沒有好好說出來。Kassie 原本打算向英俊健壯的已婚大學講師 Roland(Patrick Wilson 飾)借種,因為一場意外卻換成了 Wally 的「種子」。Kassie 懷孕,搬回老家,七年後帶着孩子 Sebastian 回到紐約。Wally 看穿真相,剛離婚的 Roland 又向 Kassie 展開追求……

既是 Jennifer Aniston 主演的愛情喜劇,結局如何,不言自明。

片長 101 分鐘,有些不錯的笑話,悶場也不算多,但演員之間的火花不多,尤其是兩個主角。分別來看,倒又覺得兩人表現稱職,Jennifer Aniston 繼續是「本色」演繹,但這次看來成熟一點。Jason Bateman 演有點神經質,說話帶些冷幽默的 Wally 節奏也不錯,奈何兩人就是沒有太多化學作用。值得一提的是 Jennifer Aniston 在本片看來狀態不錯,讓她跟 Jason Bateman 般樣子比較「穩重」的中生搭配也是個好的方向,始終漂亮聰明的女孩也要長大。

借種(或借肚)產子不是新鮮事,最近香港有個豪門後人便找代母替自己生下了三胞胎,有關的討論此起彼落,多姿多彩。這都是當事人的選擇,不會費神判斷對錯。只覺得,借種不借種,自己懷孕也好,讓別人去懷孕也好,都不是簡單容易的決定。《精》片的女主角在受孕成功後,也感到迷失、害怕,選擇回老家,在最熟悉、信任的環境生活。孩子的養育是另一個複雜、長遠的問題。對於借種生產的孩子,還有面對倫理、跟社會情況有關的問題。

女人(或男人)因為很想當媽媽(或爸爸)的決定所帶來的影響很可能超乎她(或他)自己的想像。

片由兩男一女三個演員從頭演到尾,加上一個很有童話感覺的中文片名,可能不少觀眾對《愛麗絲蒸發奇案》(The Disappearance of Alice Creed) 也有跟影片本身很不一樣的解讀角度。編導在設計人物時又加了些「點子」,絕對會讓部分毫無心理準備的觀眾在黑暗的映室裏吃驚,或低頭,或驚呼,或譏笑,或以打嗝來躲窘。

頭十分鐘完全沒有對白,兩個綁匪在細心佈置犯罪大本營。鏡頭一轉,女肉參已經就擒,不旋踵被按在床上給五花大綁。一切進行得很快,但同時看來像例行公事,畢竟這都是綁架戲必備的情節。真正的高潮是三個角色之間原來有兩段感情,於是暗室之內,謀財以外,還有愛情角力。

表面上窮凶極惡的,原來心腸最軟;左右做人難的其實最自私;一直扮演受害人的,寬到中段就曉得不是省油的燈。

女主角 Gemma Arterton 是上一齣占士邦電影《量子殺機》(Quantum of Solace) 的「邦女郎」,今年也看過她主演的《人‧神‧魔戰》(Clash of the Titans) 和《波斯王子:超時空之戰》(Prince of Persia: The Sands of Time)。三齣戲她都演得很普通。《愛》片是去年的作品,拍於《人》和《波》片之前,反而表情比較豐富,對着鏡頭叫老父交贖金那幕最教人印象難忘。

兩個男主角之中,對周旋於兩個「愛人」之間的 Martin Compston 比較熟悉。他的處子作是 Ken Loach 執導的《雙失十六歲》(Sweet Sixteen; 2002) ,我在電影院看的。當時覺得 Martin Compston 甚有潛質。在《愛》片開場時,覺得他非常面熟,直到他開口說話,那濃濃的口音才讓我記起他是誰。面上仍有一點稚氣,但其中幾場內心戲表現稱職,脆弱和狠心,都恰如其分。

影片給列為第三級(即年滿十八歲才可觀看)該是因為有裸露鏡頭;不怎麼血腥,沒灑太多鹽花,也沒有太多意識上恐怖的場面。最能震撼我那場觀眾的是兩個男主角的親密關係曝光之時,尤其是某個跟同伴遲了入場、多話又常打嗝的年輕胖男,一看見兩男「肉搏」就笑不攏嘴。我鄰座的兩個穿戴高貴上了年紀的女人就急忙低頭,避完風頭,其中一個就輕聲慨嘆:「這種戲真難演啊。」

我也暗嘆:我們的社會大概永遠跟道德潔癖同在。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